“天才”韩寒,《萌芽》策划? -- 微易 2012/1/29

“天才”韩寒,《萌芽》策划?

作者:微易 2012/1/2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601cd01013iov.html


韩寒成名于《萌芽》杂志社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现场作文《杯中窥人》。这篇作文的出炉过程非常的蹊跷。为了更详细地还原事实真相,我找到了下列几份文章:

一、2000年韩寒、胡玮莳参加央视《对话》节目的说法

(网址: http://www.cctv.com/life/duihua/wangqi/wangqi18.html

二、2006年《成都商报讯》的报道(来源:四川新闻网《赵长天:韩寒越来越帅郭敬明越来越商业》http://ent.sina.com.cn/x/2006-05-09/04421075318.html

三、2008年《现在快报》的报道(来源:现代快报《“新概念之父”赵长天:当年差点耽误韩寒》http://ent.163.com/08/1024/07/4P0KC5RK00031H2L.html

四、2009年《晋江经济报》的报道(来源:晋江新闻网《“新概念作文之父”赵长天做客晋江》http://www.ijjnews.com/channel/2009522/n96805563.html

五、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关于补赛的记述

通过上面五份材料,我得到了下列时序:

1、韩寒的初赛稿件是截稿前最后一天来的;

2、韩寒的初赛作文《求医》和《书店》受到了质疑,但胡玮莳的说法与赵长天的说法有矛盾。胡玮莳说“知道这个文章不是别人代笔的绝对是他自己写的,而且他的才能一下子就在我们那边得到了承认”,而赵长天说法是:“赵长天和其他评委的第一感觉是这两篇文章是抄袭的,他们不相信韩寒这个高一学生的文笔能修炼得这般老练”;

3、27日的复赛,韩寒没有参加,被认为是“文抄公”没敢来;

4、28日中午10点左右,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评委定好一等奖名单后,发现没有韩寒,有人提议给韩寒一个补赛机会,评委一致同意;

5、中午10点,胡玮莳奉命给韩寒打电话了解情况,通知韩寒前来参加单独的补赛;

6、中午11点,韩寒赶到比赛地点,《萌芽》杂志编辑李其纲奉命即兴出题,考试开始;

7、中午11点半之后,评委们出去吃饭,只留下林青一人监考;

8、中午12点之后,韩寒的《杯中窥人》完成,交给监考人林青;

9、评委吃饭回来,认为《杯中窥人》果然优秀,评为一等奖;

10、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专门找韩寒谈了话;

11、下午3点,颁奖大会在一间会议室隆重举行。

通过上述时序,我发现了下列疑点:

从韩寒家的住址金山朱泾镇到巨鹿路上的评委会所在地上海青松城大酒店,大约63公里,韩寒接电话、起床、出门,从朱泾镇赶到金山汽车站,然后打车、通过几十个红绿灯之后到达肇嘉浜路777号(东安路8号)青松城大酒店,然后下车、上楼,在最通畅的情况下也需要2个多小时吧。从10点讨论给韩寒一个补赛机会,到韩寒11点赶到补赛办公室,肯定是不可能的。

也许有人说,胡玮莳打电话的时间不是中午10点,而是上午9点。我难以接受这种说法,理由是:28日上午,在进行了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作品评议、投票确定了一等奖名单后,才有人提议给韩寒一个“补赛”机会的,这个时间肯定在9点半之后!胡玮莳几点打的电话,非常容易验证,找几个现场的评委回顾、核实一下就可以。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是胡玮莳9点左右打的电话,了解为什么没参加复赛,然后又回电话通知韩寒在中午前来参加补赛。我个人认为,这是韩仁均在写《儿子韩寒》时,意识到了这个时间上的冲突,特地把打电话的时间从中午10点提前到了上午9点,还特别强调了“赶紧起床,早饭也不吃”。

我要特别强调的是:即使上午9点打的电话,韩寒父子在中午11点也赶不到补赛办公室!

韩仁均为什么要把胡玮莳打电话通知参加补赛的时间提前到9点呢?我个人认为,韩仁均是想掩盖不想让人们知道的内幕,这个内幕就是:韩寒补赛是一种策划!胡玮莳给韩寒父子打电话时,韩寒父子不是在朱径镇的家中睡觉,而是在《萌芽》杂志编辑部的附近等待胡玮莳的电话!

另外一个特别让我感兴趣的是: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在颁奖前专门找韩寒谈了什么?

有网友把赵长天的作品与《杯中窥人》和《三重门》作了比较,有几分神似,我也有这种感觉。

以上仅仅是个人学术观点,欢迎交流讨论。

------- 参考文章摘编 ---------------------------------------------------------

一、2000年韩寒、胡玮莳参加央视《对话》节目的说法

(网址: http://www.cctv.com/life/duihua/wangqi/wangqi18.html

王燕:是这一位是上海萌芽杂志社的编辑胡玮莳小姐最开始您是怎么认识韩寒的?

胡玮莳:当时就是我们萌芽杂志社搞了一个新概念作文大赛,韩寒的稿子几乎是最后一天来的。要说我很幸运,韩寒的那篇文章正好是我看的,我当时看到了以后跟陈教授说的一样,震惊这个感觉。不得了这个男孩子才16岁,我当时的确是非常兴奋那个文章因为写的太老辣了很有那种钱钟书的味道。当然马上大家都服贴了,知道这个文章不是别人代笔的绝对是他自己写的,而且他的才能一下子就在我们那边得到了承认。

二、2006年《成都商报讯》的报道(来源:四川新闻网《赵长天:韩寒越来越帅郭敬明越来越商业》http://ent.sina.com.cn/x/2006-05-09/04421075318.html

我们把一等奖获奖者的名单都定好了,没有韩寒。当时有两个评委,我记得好像一个是叶兆言,一个是陈思和,他们说,韩寒文章真是很不错,如果真是他写的那没得奖太可惜了,是不是你们的复赛通知在邮递过程中出了问题,要不你们打个电话再确认一下?

在赵长天的回忆中,韩寒参加了两届新概念。第一届一等奖,第二届是二等奖。他的回忆很清晰,细节都没忘记,言语中掩饰不住地宠爱:“韩寒是很有才气的孩子,他初赛有篇文章我还记得,叫《求医》。大家太喜欢了,当时编辑部是一个大办公室,一个编辑突然尖叫了一声‘太好了!’大家就传看。复赛很有戏剧性。”据介绍,比赛复赛的目的是“验明正身”,因为怕初赛的文章是别人代写的。复赛的时候,韩寒却没有来。大家就想,初赛文章不是韩寒写的,文笔太老练了,他不敢来了:“下午三点钟开颁奖大会。上午10点左右,我们把一等奖获奖者的名单都定好了,没有韩寒。当时有两个评委,我记得好像一个是叶兆言,一个是陈思和,他们说,韩寒文章真是很不错,如果真是他写的那没得奖太可惜了,是不是你们的复赛通知在邮递过程中出了问题,要不你们打个电话再确认一下?我们就问评委,你们同意不同意,因为这是首开先例,同意我们就打电话。评委一致通过。”

家住郊区的韩寒果然是没有收到复赛通知。父亲陪着他赶到宾馆。本来复赛的题目是一个行为艺术,咬了一口的苹果。但是这个题目做过不能再做了,一个编辑灵机一动,把一团纸放在杯子里,让韩寒就写这个:“这孩子确实有灵气,我们吃饭回来,他的文章就写好了,叫《杯中窥人》。”

三、2008年《现在快报》的报道(来源:现代快报《“新概念之父”赵长天:当年差点耽误韩寒》http://ent.163.com/08/1024/07/4P0KC5RK00031H2L.html

“我们差点错过了韩寒!”回想十年前的一幕,赵长天也感觉相当惊险。当时高一学生韩寒发来两篇作文,当看到《书店》一文时,编辑惊喜地叫了起来,大家都认为是篇佳作。为了杜绝仿作、抄袭,比赛设置复赛,考命题作文,通知发给了在松江的韩寒。可复赛当天,韩寒并没有准时到达,有人议论,他肯定是不敢来了,佳作不是他写的。“当时评委一致提议,要找到这个孩子。”上午11点,接到通知的韩寒赶到了评委的宾馆,复赛已经结束。一位编辑灵机一动,专为韩寒出了一道题,把一张纸揉成团,扔进杯里,又倒上水,这看似行为艺术的举动就是给韩寒出的作文题。“一个小时后,韩寒交出作文《杯中窥人》。”评委一看,这篇文章果然优秀,即使放在高考作文的标准下,也必然是优秀,自然获得一等奖。

四、2009年《晋江经济报》的报道(来源:晋江新闻网《“新概念作文之父”赵长天做客晋江》http://www.ijjnews.com/channel/2009522/n96805563.html

赵长天是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主策划人,一手提拔了韩寒、郭敬明等文学新人偶像。昨日,赵长天向记者披露了当年发现韩寒的细节。

早在10年前,韩寒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初赛,投了两篇稿件《求医》和《书店》。赵长天和其他评委的第一感觉是这两篇文章是抄袭的,他们不相信韩寒这个高一学生的文笔能修炼得这般老练。复赛的时候,韩寒没有来!“他一定是抄袭别人的文章,所以不敢来参加复赛!”当时几乎所有的评委都认为韩寒是个“文抄公”。

“韩寒的文章真是很不错,如果真是他写的,那没获奖真的太可惜了,要不我打个电话再确认一下?”新概念作文颁奖大会召开前的几个小时,爱才心切的赵长天这样对几个评委说。评委们同意让他给韩寒挂个电话。电话通了,大伙才知道:家住上海郊区的韩寒,缺席复赛的原因竟是没有收到通知!当天中午,韩寒父亲陪着他赶来“补考”。本来复赛的题目是一个行为艺术:桌上摆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但是这个题目做过不能再做了。赵长天灵机一动,把一团纸放在杯子里,让韩寒就写这个情景:“他只花一个小时就写了一篇《杯中窥人》,评委们拍手叫好!”就这样韩寒戏剧性地捧走新概念一等奖,后来成为赵长天最得意的“门生”。

五、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关于补赛的记述:

1999年3月28日,那天是星期天,大约上午9点钟左右,韩寒接到《萌芽》杂志编辑胡玮莳的电话,问韩寒昨天为什么没去参加复赛。韩寒一听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他并没收到复赛的通知。胡玮莳说:通知早就寄出了。韩寒说,他可以随时复赛,以证明他的参赛文章是他自己写的。胡玮莳说,她去给评委汇报一下他没能参加复赛的原因,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没多久,胡玮莳又打来电话,说是评委同意他在中午以前赶到上海市区评委驻地进行复赛。赶紧起床,早饭也不吃了,我马上和韩寒一起赶到金山汽车站,在车站旁边乘上了一辆不是出租车的"出租车"。金山的朱泾镇上当时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出租车,只有这种被称为黑车的出租车。车主开价200元也就200元了,因为时间十分紧迫,中午以前赶到那里已经很紧张了。一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在评委们吃中饭以前赶到,找到了和韩寒电话联系的胡玮莳。

接着,就在一间客房里,作家、《萌芽》编辑李其纲受委托即兴出了一道补考韩寒的试题:他随手将一张纸捏成一团,然后将它置入一只盛有半杯水的漱口杯中。这与其说是考题,还不如说是谜语。面对“谜语”,我在一旁为韩寒担忧:这样一个“题目”,能发挥出一篇什么文章呢?韩寒思考了一会后,在稿纸上写下了标题《杯中窥人》,显然他已经思考好了这“谜语”怎么去“猜”。此后,评委和《萌芽》的工作人员吃中饭去了,留下一位叫林青的编辑监考。我则出去给韩寒买点心。

大约一个小时后,韩寒"补考"结束,将写好的文章交给监考老师。

林青对韩寒说:根据复赛规定,可以考三个小时。韩寒说不用了。

不一会,评委们用好午餐回来了。林青把韩寒的文章交了上去。

胡玮莳说,因为韩寒的初赛文章给评委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昨天在复赛现场,他们一遍遍地留意韩寒的座位,但韩寒始终没出现。到赛场外去喊人,一直没人应。到学校大门口去等,仍然没等到韩寒。胡玮莳还告诉韩寒,当天下午大赛组委会就要举行颁奖仪式,韩寒能否获奖还要待评委和公证人员研究后再作决定。能否获奖对韩寒来说已经无所谓,重要的是韩寒已经向评委们证明了自己的写作才能。韩寒当时对能否获奖的确显得很无所谓。

颁奖大会之前,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专门找韩寒谈了话,了解他的一些生活、学习情况,给予许多鼓励。

下午3点,颁奖大会在一间会议室隆重举行。会上,主持人赵长天专门对"一位郊区同学"因邮路关系未能收到复赛通知、评委会决定让其补考的事作了说明。接着,宣布获奖名单。我注意地听着,韩寒名列一等奖之中。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