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韩寒补赛,谁在说谎 -- 微易 2012/2/3

再论韩寒补赛,谁在说谎

作者:微易 2012/2/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601cd01013lkb.html


秉承“诚信、公平”精神,还原事实真相!

1月28日,我在博客(http://blog.sina.com.cn/wayeasy)上指出韩寒补赛的时间问题后,很多网友对此进行了转贴和讨论,也对我提出的证据进行了质疑。我认为,这种质疑,对还原事实真相,是非常必要的,我也愿意对相关问题进行进一步的解释:

第一个问题:韩寒几点到达的比赛场地?

根据赵长天多次接受采访的讲述和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的记述,韩寒在中午11点到达了评委办公室。

第二个问题:韩赛从接电话到到达评委办公室,需要多长时间?

从韩寒家到汽车站,大约1.4公里,步行需要10-15分钟。

当年,金山到市区还没通高速,从汽车站打车到评委办公室(青松城大酒店),需要90-120分钟。

韩寒接了两通电话、起床、找车、谈价、下车、找评委办公室的时间,需要20-40分钟。

结论:韩赛从接电话到到达评委办公室,需要2-3小时。

最关键的问题:韩寒接电话的时间是9点,还是10点?

赵长天在多次接受采访时提到,大约10点左右,有人提议给韩寒补赛机会,再加上评委表达意见与表决的时间,胡玮莳给韩寒打电话的时间,应该在10点之后。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大约上午9点钟左右,韩寒接到了胡玮莳打来的电话。

2009年,王帆在《韩寒出道十年(1999-2009)全记录:韩寒H档案》一书中,指出过赵长天与韩仁均在时间说法上的不同,还特别进行了加注:“关于打电话的时间,当事人的回忆略有差异,韩仁均说是9点,而赵长天说是10点,笔者根据时间推算暂取9点之说”。这说明,王帆就时间的差异问题,分别向赵长天与韩仁均核实过,赵韩二人都坚持自己的说法。

那么,赵长天与韩仁均为什么都坚持自己的说法呢?

对于赵长天而言,在给韩寒打电话之前,评委们从130多名参加复赛的人员中,结合初赛稿件和复赛作文,评议、确定了19名一等奖名单。这个评议过程需要较长的时间,9点左右是不可能完成这个评议过程的。另外,现场还有20多名专家评委、公证人员和工作人员,赵长天不能在时间上信口开河。所以,当王帆指出时间上的差异时,赵长天坚持自己的说法不改变。

对于韩仁均而言,如果认同赵长天的说法,则韩寒没有足够的时间从家中赶到评委办公室,只能坚持9点左右接到的电话。

到这里,我们已经明白了:赵长天的说法,由于人证太多,不能改口;韩仁均的说法,没有人证,可以随便说。赵长天的说法比韩仁均的说法更可信,也就是说:韩寒接到胡玮莳电话的时间是10点,不是9点,韩仁均在时间上说了谎。

韩仁均在时间上说谎的最新例子是: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是1月18日儿子得了疥疮在家医治休息,而他们出示的急诊记录显示是1月11日。

现在,问题已经很明了:胡玮莳给韩寒打电话的时间是10点,韩寒在11点就来到了评委办公室。显然,韩寒接电话时不是在金山朱泾镇的家中,而是在市区,离评委办公室不太远,在等胡玮莳的电话,韩寒说没接到复赛通知、不知道3月27日复赛,显然是说谎。

呼唤“良知、诚信”,还原事实真相!

当天在场的人员包括:

赵长天(上海市文联副主席、《萌芽》杂志主编)

李其纲(《萌芽》杂志编辑)

胡玮莳(《萌芽》杂志编辑)

叶兆言(江苏文艺出版社编辑)

陈思和(复旦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文学》主编)

王 蒙(中国作家协会主席)

王继志(南京大学教授)

方 方(湖北作家协会主席)

叶 辛(国作协副主席,上海市作协副主席)

许祥麟(南开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

林丹娅(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

洪本健(华东师范大学古典文学教授、文学与艺术学院院长)

铁 凝(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贾平凹(陕西作协主席)

曹文轩(北京大学教授、现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

蒋子龙(天津作家协会主席)

这么多专家、作家在场,完全可以通过回忆当天进行的事项,确定胡玮莳给韩寒打电话的时间和韩寒到达到评委会办公室的时间。你们能否出来说明一下,还原事实真相,解开团团迷雾?

特别是现场还有公证人员,胡玮莳打电话的时间、韩寒到达的时间,如实写进公证文件了没有?如果有,能不能公开以正视听?如果没有,现场公证只是走过场吗?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