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思篇 读书人的程序正义--结果必须靠一步步求真辩证得来,而不能靠忽悠得来 by 吕辰培

迷思篇----一段对话的感慨。

读书人的程序正义--结果必须靠一步步求真辩证得来,而不能靠忽悠得来

最近和一位码字界辈分挺高的出版文化界老人家,谈了最近的方韩大战。

他的唠唠叨叨的也说了不少。 大意是听出了两点。

总算也明白了,为什么就HH这件事上,文化界的老一辈也沉默的原因。基本两点,他们本来也不喜欢韩寒。但是更不喜欢方舟子这一套文本分析方法式的倒寒。言下之意,假如是一个八金那样的学者,又有200万粉丝,从文学角度去批判一下韩寒退步啊,以前象代笔,就算没有过硬的证据也可以。象方舟子这样用文本分析就是瞎搞。按他的说法,方的胡搞乱来。

然后呢,第二点就比较诛心了。他说,文化界本来因韩寒《革命,民主,自由》三篇文形成的民间讨论热潮,期望想借着两会期间,继续这股讨论气氛的。结果,方韩大战一起,这事竟然糊掉了(毕竟韩是其中一方啊)。他现在连两会的内容也不敢点评了。所以啊,他们恨啊,还怀疑方是收到指令的。(不过这个就象易中天说了,还是不要开始质疑动机吧,不然没完没了)。所以,拒绝就这次事件上对求真发声。

对于第一点,我不想评论太多,因为我也不同意方的这种技术流。应该还是透过文章里读作品的作者心路去判断。但是,我是鼓励绝对的言论自由的,我觉的现在的文化界思想还是太僵化了,就应该跳出框框,让人家无边际的乱质疑。当然我不是说所有质疑都应该这样。

但是就文学上的作品,读者有质疑他读过的作品的作者的无边权力。包括署名权真伪,而且也不应该限制任何的质疑方法,比如词汇量统计啊,文字使用习惯啊,各种各样的都可以。不能因为不认同别人的质疑方法而不许别人质疑,毕竟方法的好坏也是学术自由的一种。不能因为自己主观的好恶而否定别人质疑的权力。

关于第二点,我听的时候还是哦哦哦,我心里面想,将来我书要是读的再多一点,该不会脑子也像他那样浆糊掉,还是他在出版界依然是当局者迷,没有摆正自己首先是一个读书人的心态?我认为读书人,首先要忠于自己的文字,自己的心,忠实的记录着自己的心感悟到的这个世界。然后再是创作,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读者种引起共鸣。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读书人,假如对自己的文章有点信心,应该把自己的言行定位于灯塔上的光,而不是牵引船上的缆。抱着照亮读者,让大众自己往光明去,而不是硬要牵引着大众向你认为对的方向走。

民众选择在这个敏感时期讨论什么是他们的自由,韩寒事件在这段时期爆发了,引起了大众的热议,不管什么理由,这是公众的选择。岂能因为公众选择了讨论韩寒,而不讨论你希望讨论的民主就仅仅于怀?并且拒谈真相?就事论事,假如仅仅是因为希望韩寒的影响力所带来的讨论《革命,民主,自由》,这样忽悠得来的讨论,真的是对民族文明有利的吗?没错,我也希望我们这一代能够完成政治转变的使命,但是假如的确时机没成熟,民众没觉醒, 难道靠忽悠他们几句,民众就能醒吗? 不能!就如我前两篇所言,假如历史最终在我们这一代,不能完成这个真正的改变我们民族命运的变革,那么我们读书人(作者和读者)应该合力把事情的真相保留下来,留给我们下一代,让他们从中学习,好得到教训,继续往前走。读书人,不应该用忽悠或者放弃真相的方式来达到自己认为的使命(那是政客,商人才做的,不是文化界所做的事),结果固然重要,可是对读书人来说,我们也有一个自己的程序正义,那就是结果必须是靠一步一步求真,辩证得来,而不能靠忽悠和掩盖真相得来。不然的话,得来的民主,也是变了味的民主。一个对民族,文化文明,无益的民主。

一个因为害怕失去《韩三篇》带来的影响力,而不许也不敢让读者质疑的文化界,我们能真的指望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候,质疑我们最需要质疑的组织?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be7eb01013kek.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