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公园战记(记吴法天被公知母知群殴事件) ---- @胡杨林717

知道吴法天和周燕约见面的事情之后我并没怎么在意,还开了几个玩笑调侃,今天中午12点,我放下手中工作去朝阳公园南门,我一直想见吴法天一下,我虽然也是学法律出身但多年不搞法律业务有些生疏了,最近一个朋友在国外遇到了大麻烦,我想找专业人士咨询一下,给他去邮件他没回,我总不能去政法大学找他,正好借这个机会请教他一下,因为还不饿我没吃午饭就去了,到的时候12:30多,天朦胧的下看小雨,我撑看伞四下逛逛,可能因为小雨原因公园大门前没有什么人很冷清。

附近有个户外用品商店,我在里面待了一会,差5分钟1点时我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就听见公园门口起哄声四起,我急忙跑过去,眼前出现的场面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一大群人(他们是哪里冒出来的,刚才还没有呢)围看吴法天咆哮慢骂,我能听到“XX狗!!”“打他!”“抽丫!”的喊声,然后有人冲了上去痛打吴法天,吴法天倒在地上,我惊愕之极,怎么辩论改成全武行了,吴法天爬了起来,那些人不放过他继续围攻谩骂他,还要继续动手,完全没有意识的我冲了进去护住吴法天,大声喊着“别动手,别动手”没有人听,不停的有人冲到他面前指着他鼻子大骂,还有卑鄙的家伙在后面踢他,我护住了这边漏了那边,狼狈不堪,除了喊别动手也也没什么办法。

有人在不停的吼叫看“吴法天你敢打女人我和你没完”我心想这位是瞎了吗,明明是女人在带领一大群人在打吴法天啊。让我奇怪的是现场有很多照相机和摄像机在拍摄,并且还不是家庭用的DV,是那种黑色的扛在肩头的专用摄像机,他们都是什么人啊。

在人群的混乱推操中忽然我后背一阵剧痛,奶奶的,有人在我后背拍了一板砖,力道如此之大,那砖都碎成了几块,我回身一把拽住那家伙,但当时太混乱了,我又不能拷上他,吴法天那边喧闹声响彻云霄,我担心他被打,手上力量放松了,拍我砖的那家伙挣脱开我的手很有民主范的跑掉了,我不顾疼痛,赶紧回来,这时候在吴法天面前指看鼻子大骂的就是主要角色周燕女士,可能骂街不过瘾她又冲上来踢吴法天,我赶紧到他们之间拦阻,在她凌厉的攻势下我左遮右档,步步后退,嘴里还喊着:别动手,别动手。有人抓住我往外拖,我腿上腰上时不时的又被踢几脚,踹几下,我和一个闹的最起劲的家伙面对面的对峙,彼此怒喝着,他的脸几互和我贴在一起,我敢担保这人学历在初中以下,也许根本就不会上网看微博,真不知道他和吴法天哪里来的那么大的仇恨。

围攻的整个过程中吴法天都没有还手,只是不停的后退,所以人群圈子一会上了台阶一会到了路边不停的变换着位置,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们靠在了大门铁栏杆前,我想保持待在这里,至少后背不用担心有人下黑手,正面的攻击还可以预期,从后面下黑手打过来真是防不胜防。但是我们待不住,他们不停的慢骂咆哮时不时冲上来挥舞拳头,我们只得继续退。

一个号称从加草大来的16岁的壮小子气焰最嚣张,吼声震天,可惜都是空炮,真是深受公知母知真传,小家伙气势汹汹的逼近我们,我甚至都能看到他的鼻毛,他激动的脸色潮红,嘴角一大块白沫浑然不觉,口沫横飞都溅到了我脸上,坦率的说这很有点恶心,尽管这唾液是来自民主国家。我实在有点忍不住了,于是问他吴法天的那条微博是造谣?他顿时无语迅速转进,速度之快我还以为是蒋校长的徒孙,他放弃了实际的辩论转而务虚,大吼着:“你凭什么骂女人?骂女人就不行!”

吴法天徒劳的解释看:“是她先多次骂我的,我没有说过困难时期没有饿死人的话,你们这是歪曲--------”但是没有用,没有人想听他解释,没人感兴趣他说的话,他们对如何打他一拳踢他一脚兴趣更大,我不断感到被踢被打,想必吴法天也挨了不少下,周围全是骂街起哄的声音,他们有节奏的喊着“吴法天!大傻逼!”节奏整齐,步调一致,好象排练过似的,这个时候我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奶奶的,人到中年悲催啊,想要民主没有个好身板真不行。

这时候新的高潮来到了,一个大胖子出现在面前,是传说中的艾胖子,怎么冒出来的?原来躲在什么地方?活象是被大变活人变出来的,刚才完全没有看到他,胖子大步走到吴法天面前喝问“你看我是谁?!”或者是类似的话,因为我当时惊讶于这么大个子刚才藏哪里了之类的困惑,没完全听清楚他的话,胖子不甘于言语,上前一个大嘴巴抽向吴法天,周围的人打了鸡血般的兴奋,哄声四起,我不知道是受惠于艾胖子那气1士山河的一巴掌还是周围的人乘乱下黑手,吴法天又被打倒在了地上,周围都是涌动的人脚,我很担心吴教授被踩死,赶紧去拉他起来同时激励他“起来,别在他们面前倒下。”吴法天的眼镜被打歪了,只有一条腿挂在耳朵上,眼镜斜挂在脸上r我扶着他往外走,我知道这是他们蓄谋已久的了,否则胖子不会出现在现场,我劝着吴法天“走吧,走吧,没有意义了。”

周围的人追着起哄,我们退到路边,我已经是强弩之末,累得呼哧带喘的,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怎样,一个扛看摄像机的男人一直追着我们,不停的对我说:我不动手,我不动手。可是采访完全无法进行,我觉得那些人已嗜血了似的,虎视耽耽的围在周围随时准备再扑上来。今天我难道要牺牲在这里?吴法天多处挂彩,鼻尖破了,手也破了,最可恶的是我衬衫上沾了一块血迹,肯定是他蹭上去的,这事结束后我得和他要衣服干洗的钱。

最后时刻,救命的警察出现了,分开众人问讯起来,我环顾四周,奇怪刚才冲锋在前面的加拿大孩子,和我贴脸那位,周燕女士全不见了,最奇的是艾胖子也完全消失不见,就如他的出现一般突兀。佩服啊,瞧人家这身板,真他娘的是守如处子,动如脱免,不服不行,回想过去,胖子颇有23年前我参加活动时那些学生领袖的风采,该出现的时候出现,该走人的时候走人,挥一挥衣袖,飘然而去,不带走一丝云彩。

警察在问吴法天话,我法律职业病爆发,跑去把那和我后背亲密接触的板砖收抬了一下拿回来,这个时候我还真有点后怕,这要是直接拍我后脑勺上我今天就完了。警察驱赶着围观者,我们身边清净了下来,我快支撑不住了,主动跑到警车上坐了下来,心里非常后悔没有吃午饭的行为。

周围还有不少兴奋的闲人拿着相机手机对着我们拍照,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我想起鲁迅写的什么文章,关于中国人冷血围观的。但更让我气愤的是这些人有预谋的聚集在这里,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辩论,就是打人,吴法天说话的时候他们打人,吴法天不说话时他们打人,吴法天后退的时候他们打人,吴法天都倒地了他们还在打人,打人就是他们一心要做的。

警车把我们拉到麦子店派出所,做问讯笔录,先把吴法天叫进去问了好久,对方的人也来了,除了周燕女士外,还有两男一女,那女士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我没印象当时她是不是在场,毕竟场面太混乱了,她童看一个爱派之类的东西不停的写着什么,估计是进行微博现场直播,也许在宣扬他们的战绩,我不会用手机上微博,不能欣赏他们的战果统计,真遗憾。警察来来往往r不时叫我们过去登记记录和问讯,我对警察说那是砸我的板砖,是证据,请他们看一下,这时对面那斯文的一直发微博的女士听到后传出银铃般可爱的笑声,不知道她怎么这么高兴,我又不认识她,挨揍了让她这么开心啊,看来她在体会草砖拍人的快感,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是不是热爱民主的人都这个品行。

警察看到那砖居然碎成了好几块很惊讶,叫来法医给我拍照,虽然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但砖头的印痕仍然清晰可见。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后背、腰上、腿上被踢打的地方隐隐作痛。警察也给吴法天验伤,我一直怀疑他耳朵被打坏了,因为自从从现场回来后我和他说话就很费劲,要么得说第二遍,要么得加大音量。这是我第一次见吴法天居然就和他一起被打,今年我犯太岁吗,这他娘的什么命啊。

一个女网友从外面进来看望我们,居然还带看一束花,难道是神算子?知道我们今天要挨揍?我恨恨的想,幸好那砖头砸的我后背,要是砸在我后脑勺上,这花收拾改装一下做成花圈到也用的上。

等候录口供和验伤的时候我很疲倦,竟然在椅子上睡着了,到最后结束时天都黑了,这时网络上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r我不会用手机上网没法看微博,短信问一网友,他说据说现场有个胖子一直在保护吴法天,是你吗?我靠!胖子!这句话比拍在我背上的板砖更让我心碎,我怎么成了胖子?当年王树临风的我哪里去了。

终于回家了,回忆今天眼前出现的那些嘴脸,心中只有厌恶,也不知道那些今天施暴的人今天是不是能谁个安稳觉,当他们把拳头击向弱者时一定有说不出的快感。我是法律专业毕业,一辈子相信法律,相信事实和证据,相信正义,我是不是太天真了呢。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当年文革..红卫兵就是如此拳打脚踢对待老师 !
还好..这帮人没有带铜头皮带..吴教授免遭皮肉撕裂 !

访客的头像

公知又有杀伤性武器:“鸡婆蛋”,母知做先锋手持“鸡婆蛋”,众公知母知在“韩(喊)傻逼”的呐喊声中杀将过去,无论今日之“屁空掌”,还是往日之“判官逼”------那场面可谓非常的壮观啊。
恭喜周记者,你为四川的老少爷们争光了,你为四川电视台添彩了,全国人民不会忘记你!

访客的头像

我真受不了这帮货们了,都是一群猪啊,周燕这种碴子后面不少人啊。

访客的头像

在这种环境下,想要民主?做梦。喊要民主的,都是在想有朝一日让他们来做民的主。到那时,谁不服,大砖伺候。

访客的头像

文革时,只要把自己标榜为革命派,把对方扣上走资派的帽子,就可以动手,将对手行无产阶级专政的暴力。当下则是标榜自己是民主派,对方是什么五毛,就有了在网上和网下行使暴力的正义。这和文革一样。区别只是自我标榜的旗号换了,由革命派变民主派了。

xuerongli的头像

这堪比文革的一幕就在我们这个法制国家上演,而动手的正是高呼民主法制口号的那些人!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访客的头像

中国的公知和母知就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他们今天可以约架群殴他人,明天就可能成为杀人放火的人肉炸弹和恐怖分子

访客的头像

韩2还说吴发天欠抽,吴倒地是碰瓷,真不是人,他们都一个德行

访客的头像

还有一群帮手。现在已不能叫他们红卫兵了,就叫他们"民卫兵"吧。若按他们的方式搞民主,他们早晚会成为"党卫军"。这事是有先例的。希特勒就是靠"民主"和党卫军上台的。

九華山的头像

向您致敬!
您的道德勇氣和奮不顧身,勇敢保護弱者的舉動是大仁與大勇的真實體現
遺憾的是, 吳教授和您事前都欠缺了 "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的 "智慧"
譴責暴力! 譴責無論是文字或舉動的所有暴力!

60后的头像

慰问吴教授和见义勇为的义士。还是那句话,无论是左还是右,假的就是反动的。从这个事件中可以看出,倒韩意义重大、任重道远。中国的文坛出现了黑社会。任何人只要对那些言必称民主自由的人有所质疑,或发出不同声音,总会遭到漫骂围剿。而自己的种种丑闻丑行却与地痞流氓无异。民众要获得真正的自由,必先获得公平的言语权。文坛扫黑当以倒韩为突破口。

访客的头像

原来对“公知”很有好感,且倍加信任。慢慢地发觉这些“公知”们说一套做一套,好像他们自己就是“真理”“公正”的化身,容不得别人的一点异见。死挺韩寒和这次的“约架”就是最好的例证。真的要成为“臭公知”了!

访客的头像

请原谅我直说你跟吴都是傻子。我不是马后炮,但我早就料到了这种结局。韩骗能够骗13年,完全揭露后仍然指挥着千万的韩粉,连他自己都承认做桥,欺骗司法,南方报系、一些公知公然支持韩骗。肖锤子雇凶杀人,不仅没事,还在深圳开诊所。类似的事情太多了

访客的头像

中国公知日益成为一批可怜可悲的丑角,他们(她们)言行的所有目的就是霸占话语权以获取利益和虚假的名声。中国公知的道德勇气和社会职责早已消失殆尽。公民当自强,草根当自救,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才有希望。任何时候,请保持清醒,远离暴力和戾气。回归理性和灵性,继承发展建设典雅智慧的中国文化。

访客的头像

什么公知,民主派?时光倒流,要是在文革时代,公知和民主派大多数都会是革命派、造反派。时代变了,他们做虎皮的大旗换了,由革命换成民主;但本质上,他们依然是欺世盗名,以革命、民主的幌子图才谋利的一伙人。

访客的头像

原来那胖子就是作者啊。好像还带着雨伞吧。公母知们褪下民主外衣赤膊上阵的模样真恐怖啊!

访客的头像

民主的最大敌人是民主暴力,是民主程序下多数派对少数派(和反对派)基本权利(包括生命和安全)的剥夺。所谓民主派人士其实不懂民主,他们要的其实是在民主名义下的专政。真正的民主是对人的种种基本权利给予保障的民主。不懂的人,可以研究一下米的国宪法,和制宪的过程,再决定自己还是不是民主派。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