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批评蒋方舟作品的旧文 by 筱颖 2008年

来源: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strItem=free&idArticle=1387654

小方舟姓蒋,今年十二岁,不是二十岁,要救她现在还来得及,等到她满二十岁,那一切可就太晚了。为什么要救蒋方舟?她是孤儿吗?是失学儿童吗?还是不幸的小白血病患者?NONONO,都不是。小方舟生在二十一世纪的新中国,长在新中国湖北襄樊市的红旗下,不愁吃不愁穿,是几亿城市独生子女的小皇帝(后)之一,父母的掌上明珠,心肝宝贝: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放在口袋里怕皱了,搁在抽屉里怕霉了,摆在冰箱里怕锈了......小方舟啊小方舟,她生活美满,幸福如意;她聪明伶俐,智商过人。她自两岁半就开始识字,几岁开始阅读,到七岁时,她的中文阅读能力和鉴赏能力,据她那教子有方的妈妈说,已经达到大学本科生水平了。更为惊人的是,她在八岁时开始写作,到十一岁时,已经完成了25万字的“文学作品”,有散文,有小说,5万字的散文《打开天窗》,10万字的长篇小说《正在发育》,此稿还在那25万字以外。她因此获得了“天才小作家”的美誉。
   哇,又一个中国神童,超级宝贝。全国人民都应该向小方舟学习向小方舟致敬,她是我们中华民族未来希望的象征,我们要以她为骄傲以她为自豪。那些望子成龙的独生子女家长们,要向她的父母探金寻宝,得到培育人才的秘诀;那些教育专家们,更应该把这个奇迹当作一大课题来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总结出一套如何最大限度地开发儿童智力的教育理论,向全国推广,这样一来,我们国家将会出现多少的北方舟南方舟,圆方舟长方舟啊,真是全国上下方舟一片,一片方舟,到那时,天国就要来临了吧?那么,就让我们尽情地来欣赏一下小方舟的“文学作品”吧,从中获得美的享受,心灵的启迪。在这个浑浊的世界,我们这些整天为衣食奔忙的凡夫俗子,是多么需要被文学净净心,洗洗脑。文学嘛,就应该是能感动人的心灵,激发人的审美,丰富人的情感,提高人的品质的,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不然,人们怎么会说,啊,作家,多么崇高多么伟大---他们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小方舟的工程之一:长篇小说《正在发育》。10万字。
   故事梗概:为“文字流”小说,没有整体结构的故事情节。或许可以将它归为“超后现代派”写作。小说写了一个叫方舟的十一岁小女孩在校园内外的生活经历和见闻,以及她对事物的思考和看法。
   第一, 关注的重大社会问题有:
   1:同性恋;原文引用:一个可怕的人,一个被称为另类的人,一个知道爱滋病的人,可能听说过一个词:同性恋!这事在我身上发生了。放心,不是我恋别人,是别人恋我。一个同性恋我,我丝毫没想到。那人是蓝鹤。要知道她连乳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一个重大同性恋事件,发生在一个下午。那天老师教了一首歌......下课了,(蓝鹤把那支歌的词给改了):“我要和方舟一起学习//我要和方舟一起玩耍//我要和方舟一起睡觉//一起睡觉,一起睡觉//我要和方舟一起长大。”耳边就想起了同学们的起哄,还一起睡觉呢,同性恋。(我这才知道,她一直对我好)原来是醉瓮之意不在酒了。
   2:婚外恋;标题:我妈妈的婚外恋;内容:写了一段妈妈在网上寻找婚外爱情的历险。在文中表达了作者自己对婚姻及爱情问题的独特见解和宣言。原文引用:我的婚姻观就是:宁死也不要结婚,要谈一个甩一个,谈一个甩一个。人一结婚,不出5年,男的就不大敢仔细地完整地看自己的老婆了(即使看了,也不会仔细看第二遍)。然而,我找男朋友,是大大地有标准的,要富贵如比哥(比尔盖兹),潇洒如马哥(周润发),浪漫如李哥(李奥纳多),健壮如伟哥(这个我就不解释了)。
   第二,泡妞密笈(出自小说中一小男生之口);原文引用:1,泡妞与被泡方法上有何不同;2,做到自己的妞自己泡;(以下略)9,饲养一只妞,观察妞的习性和特点;10,把泡妞的体会写成日记。
   第三,厕所诗(同上);原文引用:一年级的小偷二年级的贼//三年级的帅哥没人理//四年级的帅妹一排排//五年级的情书满天飞//六年级的鸳鸯成双对//七年级的方舟向我下跪。
   第四,床上镜头(小说中,关于方舟父母夫妻生活的议论);原文引用:我奸笑一声,他们他们......鱼水缠绵啦!我不禁要发扬楼下男婆娘的罗唆精神了:你看他们年纪轻轻的,整天沉迷在这种勾当中。鱼水缠绵有什么意思嘛,不就是两个人赤裸裸地压成一团。这个压完了就让那个人压。据说还要什么功夫,不就是讲究个身轻如燕,不能把另一个人压扁嘛,一点意思都没有。何况一个是老得泡不动妞的(爸爸),一个是老得没人泡的妞(妈妈)。
   第五,蒋方舟的美学思想、艺术主张和文学自白;原文引用:我真羡慕卡夫卡,他至少可以逃避阳光,放弃美好,我却没有办法逃避,更没有勇气放弃。他的逃避和放弃可以被人欣赏,而我却像细菌,被光明和美好追得无处躲藏......我希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怪胎,与所谓的俗人区别开来。我希望自己的审美观与凡人不同,就是把狗屎看成艺术品,把艺术品看成狗屎。大事赞扬阳光下的罪恶,批判罪恶下的阳光......我希望自己是个半疯子.......但是说出来的话让人听着像是混帐话,干出来的事让人看着像是二术事......我盼着长大,长大就不要上学了。可以天天在家里当疯子......我要躲在角落里,像发怒的狮子,拼命地创作人们永远也读不懂,但我死后身价倍增的东西......我要在湖里漂啊漂......我是空心的魂魄。
   在这里,我要请读者原谅我过于认真严肃的实证精神。既然要救小方舟,就要先弄清楚她是不是真的病了,她病的程度如何。我在前面写了她小小年纪取得的辉煌成就,暗地里再怎么打着欲抑先扬的算盘,越数点她的光辉业绩,越是感到力不从心。此刻,要把船再掉个头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我只有让小方舟亲自亮相,来个现身说法。因此,才在没有征得读者同意之前,就把小方舟的宏伟工程拉上了马。好在这也不是什么破禁的事,小方舟的大作是由出版社公开出版的,在互联网上一敲就能敲出来。而我在这里大量引用小方舟的原文,也实在是有千般万般的无可奈何,在此之外,对小方舟事件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我也有许多的疑问和困惑。
   我的无可奈何,我的疑问和困惑如下:
   之一,那些早就成年的编辑和记者怎么会和小方舟一样犯了迷糊,把这种莫名其妙无聊无趣的东西,当作了金子氧气鲜花,大肆宣扬,趋之若骛。不错,小方舟是早慧的,很有语言天赋,小小年纪就具有了基本的语言运用能力,也有较丰富的想象力,实属难得,但那只是掌握了一点写作的技巧,是形式上的东西。她写作的内容呢,经不经得起我们的理性思考,和审美价值判断的推敲?显然,从她写作的内容上,精神性上看,她幼小的心灵,她的写作都不是在健康地成长。各位已经拜读了她的作品,事实胜于雄辩,对此,难道还需要我多作什么解释和分析吗?
   之二,小方舟的母亲还需要启蒙。把个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硬生生地培养成了一个如此无聊无趣的小迷糊,对少儿不宜的成人世界充满不健康的好奇和想象,对下半身的事情充满描写和阐述的欲望。这个睁眼瞎的母亲啊,对不对得起母亲这一伟大的称呼?
   之三,什么是成才?成才就是在小小年纪坐上作家的宝座吗?比同龄的孩子多掌握几个汉字,多读几本书,多写几篇文字通顺的作文,就成“天才”了吗?那不是作文又是什么?难道,还真要把它当文学作品了不成?
   之四,就算它是文学作品吧,也最多算那九流的末等,不能因为是个孩子写的,就网开一面,不讲原则,正因为是一个孩子写的,才更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即使小方舟只是当今现实生活里,那几亿少年儿童中,一个小小的个案,我们也应该深思:我们的孩子怎么了?我们的社会怎么了?我们的环境怎么了?
   说起我们的社会大环境,那可就一言难尽了。我一位表妹是一名优秀的小学语文教师兼班主任,她常常为班里孩子们的早熟而头疼。比如,有一次,她叫同学们用“爱”这个字组词造句。一个小男孩站起来大声说,性爱,做爱。我爸我妈天天性爱天天做爱。弄得老师满脸通红,哭笑不得。还有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是另一个小学校里发生的。四年级一个班上,据小女生们说,有一个小男生鼻子长得很好看,象日本人,她们因此都爱他,一个个排着队地给他献殷勤,彼此还常常争风吃醋。后来,这个小男生鼻子受伤了,被毁了容,再也不象日本人了,小女生们对他的爱立马烟消云散,一个个见了他就翻白眼,差点把小男孩搞得神经崩溃。
   现在的孩子过于早熟,这是不正常的。它和我们的社会环境有关。电影,电视,广告,VCD,DVD,互联网,书籍......这些提供文化精神粮食的渠道,提供给孩子们的是什么?多少色情,凶杀,暴力,低级趣味......要让他们避开这些庞大的污染源,难啊!那些即使已经被禁了东西,由于有盗版有厚利,哪里禁得住。至今,在一个小学生的书包里,翻出《上海宝贝》(书摊上到处都是),三级片《潘金莲》VCD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孩子生理上心理上的早熟,与物质生活的提高,营养的改善也有关。人的情欲并不是罪过,但中国人的情欲要如何才能健康地成长呢?那得从小孩子抓起。正确的性观念,健康的性意识,美好的两性关系,这些都需要对孩子们加以引导。象上面那个小女生小男生的笑话里,不是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吗?异性相吸本身没什么错,而我们应该把他们的异性相吸引导升华为男女同学间纯真的友谊,既有异性相吸,但更有情感上的相互付出,学习上的相互帮助,和品格上的相互借鉴。
   这样一来,小方舟小说中的小男生,也不会象个小流氓似的,只会给她唱莫名其妙无聊之极的“下跪歌”了吧。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是一种很美的人生际遇,是令人终生难忘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多么富有诗意,多么天真纯洁,可如今,怎么来的都是一匹匹小小的“狼”了呢?弄的也不是青青的梅子了。是什么?天知道。当然,孩子毕竟还是孩子,我们在为他们不太正常的早熟大伤脑筋时,很多时候对他们还真的无可奈何。看着他们那一脸认真严肃,煞有介事的真天真假老练的娇憨小模样儿,你都不知道是该哭呢还是该笑了。
   之五,既然出版社已经把小方舟的“小迷糊”当作玫瑰花隆重推出,我们更要问一问:我们的文学怎么了?我们的艺术怎么了?我们的精神怎么了?我们的物质生活丰富了,可我们的精神生活呢?撇开成人世界不谈,我们的文化工作者究竟为孩子们提供了多少健康积极的文化产品?其中,又有多少是反映孩子们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喜怒哀乐,为他们所喜闻乐见的上品佳作?如今的小孩子,一打开电视,就逃不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封建糟粕;一打开报刊杂志,也避不开男女作家对自己隐晦私生活的大肆渲染;在那些最不容易把关的私人卡拉OK厅,VCDDVD录像厅,电子游戏室,小书摊......他们不该光顾的东西就更多了。就连他们玩的电子游戏,都没有经过严格的消毒和净化。在我们的文化领域里,喜孩子们之所喜,忧孩子们之所忧的优秀少儿作家艺术家,优秀少儿作品艺术品真是何其少也!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要孩子们自己动笔,写出积极健康的作品来又谈何容易,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多少成人提供给他们的,正面健康积极的参照物和借鉴物。自从那个叫韩寒的十七岁中学生以一部长篇小说《三重门》一举成名之后,写作童子军的队伍已经越来越壮大,快组成一个连了。但他们究竟写了些什么?他们作品的精神性和现实意义在哪里?他们给全国几亿少年儿童树立了什么样的榜样?他们的作品给小伙伴们的心灵带来了多少光和热,多少污染和垃圾?等等等等,这些问题是不是值得我们追问?
   之六,如果对这些问题,我们不闻不问,我们这个民族是不是已经到了要向上帝发出SOS求救信号的时候了。我们已经云里雾里睡里梦里了,谁来救我们?上帝他老人家听得见吗?
   写到这里,我的心情已经分外的沉重,那不是用语言文字可以描述出来的沉重。我感到一种透不过气来的窒息,好象被四面八方的铜墙铁壁包围了。而毒气已经从破了孔的天窗上渗进来。我一阵阵头晕,一阵阵恶心。我想喊想哭,却喊不出声来,也流不出泪来。
   小方舟今年多大?十二岁。十二岁,在一个人的生命里,那应该是什么样的季节呢?
   我想用另一个十岁小姑娘的诗,来对这个问题做一个肤浅的解答。
   十一年前,一位叫田晓菲的小朋友,在《儿童文学》八二年第六期上发表了一首诗,诗的标题是《我是......》,小作者在诗中无比真挚地写道:
   我是一株青青的小草,//在白云下轻轻地摇。//努力吸着甜润的雨露,//生长在大地母亲的怀抱。////我是一棵茁壮的小树,//嫩嫩的枝条把新绿倾吐。//昂着头儿欢快地站立着,//接受着春风的爱抚。////我是一只小小的蜜蜂,//飞到春天的百花园中。//嗡嗡嗡,嗡嗡嗡,学着歌儿,//歌唱美好的生活。////我是一棵挺拔的向日葵,//金黄的花冠迎着朝霞。//感激阳光的哺育,//用饱满的果实将它报答。
   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他(她)就象一只刚刚从蛋壳里钻出来的小鸟,睁着好奇的眼睛,怯生生地打量着这个世界。他(她)热爱自然,听得懂自然的语言,连天上的鸟儿都愿意飞到他(她)的小手掌心上,和他(她)对歌。他(她)热爱生活,父母的关爱,老师的教育,小伙伴们的友谊,都是挂在他(她)黑夜里睡梦中灿烂的星星;他(她)充满幻想,喜欢童话,喜欢科学,喜欢冒险:男孩子们的梦是太空船,是征服喜马拉雅山;女孩子们的梦是拇指姑娘,睡美人,田螺姑娘,七仙女......他们知道的关于爱情的故事是王子战胜恶魔,救出白雪公主,是七仙女下嫁穷董永,白娘娘推翻雷峰塔......是正义战胜邪恶,光明驱散黑暗;是理想粉碎世俗,勇敢击退怯懦;是幸福飞越古银河,爱情摧毁旧世界......
   他们虽小,对这样广义的爱情启蒙(也是真理启蒙)应该不会缺少感悟力和接受力。而这些启蒙很多时候来自于文学。所以,优秀的文学作品对他们,健康的写作对他们都是有益的,但那只是他们生命成长过程中的内容之一。他们需要走进自然,学习科学,关怀他人,认识自己。生命需要向世界向生活,向精神向存在的各个向度开放,才能健康丰满博大。把成长的空间都留给了狭义的阅读和写作,这是舍本逐木,以偏概全。因为语言和智力的开发,并不等于精神和智慧的启蒙。认识真理才是一个人生命智慧的开端。而真理首先就包含了人的价值观、人生观、艺术观和道德观等等内容,它们从何而来又由何而生?它们就蕴藏在大千世界宇宙万物之中,所以,孩子们应该读的是自然的书科学的书,生活的书友谊的书,爱的书美的书,真的书善的书。
   一个孩子,仅仅多读了一点文学作品,多认了一点汉字,多写了一点作文,哪怕是成熟得可以和成人媲美的,所谓的小说散文诗歌戏剧,它也真的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哪里就是天才就是神童了?非也!一个人生命的成长应该是全方位的。掌握了语言技巧不等于懂得了真正的文学和审美,意识过分的早熟不等于思想羽翼的丰满,何况人的意识还有健康病态,高下美丑之分。而所谓的写作单科状元更不等于成才:即使撇开一个人才的品德,修养,观念等灵魂的软件内容不谈,单是知识结构,科学判断,逻辑推理等思维的硬件内容,又岂是写作所能完成的呢?少年写家要成长为青年作家,中年大家,晚年艺术家,他们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一个孩子,他(她)首先需要成为一个人格健全,有道德,有爱心,有科学精神,有审美能力的高尚的人,其次是一个知识丰富,兴趣广泛,全面发展的基础人才,然后是具有某种专长,在特定的领域里独当一面的专门人才,最后才可望成为为人类做出巨大成就和贡献的卓越“天才”。那些少年写家们,离真正意义上的人才、天才何止还有十万八千里。
   此外,就文学本身而言,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从来就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有精华也有糟粕。正如色情暴力网站需要关闭,不健康的文学作品也是需要禁需要烧的。文学是表现现实的,现实生活中有消极的东西,对它们,作家如果没有批判的立场,那样写出来的作品是没有积极意义的。开卷并非均有益,下笔并非都有神,有时神没有请来还请来了鬼。在指导孩子写作和阅读时,都需要有大人把关,要有所选择。
   试问问,一个小孩子的胃口有多大?它吃下猪草就吃不下米;一个小孩子的心灵有多大?它装下沙子就装不下花;一个小孩子的世界有多大?它充满了黑暗就进不了光。小方舟不是在她的文学自白中如是说吗:她这个“细菌”被光明和美好追得无处躲藏,她要“把狗屎看成艺术品,把艺术品看成狗屎”,“大事赞扬阳光下的罪恶,批判罪恶下的阳光,”如果这就是天才,这是她的幸福还是悲哀?
   且听听,小方舟答记者问。问:你觉得自己是不是个天才?答:别人说我是天才,我就不好意思了。天才是个好意思,我就是个天才;天才是个坏意思,我就不是个天才。问:你是不是早熟?早熟到底好不好?答:我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早熟,早熟的苹果好卖。
   呜乎哀哉。如果这就是我们伟大祖国的未来,我们哪里等得及上帝的诺亚方舟来救我们,我们大伙儿现在就被祖国小花朵儿蒋方舟的舟(胡诌)给撞翻了船。
   这早熟的生涩青苹果啊,这自称为“空心的魂魄”的小方舟,她在哪里丢了她的心?她由谁培育由谁栽?蒋方舟那位以网络原创文学闻名的“作家”妈妈尚爱兰,是不是该被请到台前来,给我们一个说法一个交代。因为,她的孩子并不是她一个人的私有财产,这世上的每一条小生命都是上帝所赐,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财富。
   自古以来,中国人为什么特别强调女人的美德?因为女人是一国之母。有人说,世界上民族之间的较量,实际上只是年轻女人之间的较量,是年轻的母亲们之间的较量。为什么男人在择偶时,越来越看重女性的文化素质,这与对下一代的教育是分不开的。但一个人,包括女人所谓的文化素质究竟要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呢?总不能说蒋方舟的母亲,网络女作家尚爱兰没“文化”吧?可她却养出了这么一只四不象的小苦瓜,她的“文化”又在哪里呢?本来,小方舟的确有很高的语言天赋,如果有正确的引导,她将来在写作上是可以成大气的,但她却不幸误入歧途,她的未来可就吉凶难卜了。小方舟走到今天这一步,和她的母亲是有直接关系的,说她妈妈尚爱兰还需要“母亲意识启蒙”一点也不假,瞧她培养的“天才”吧。天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有没有搞错?!
   唉,不是我真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我的文章标题是:救救小方舟,到如今,生米已煮成熟饭,苦瓜已蒂落文坛,我们除了把这一起少女悲剧性自焚事件的始作佣者拖出来出出气,又能怎么样?
   此刻,在我的身后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如寒剑裂帛,如烈雷炸云:
   “把蒋方舟的爹请出来!”
   我回过头一看,没有人,只有满天满地,一片迷糊糊灰茫茫昏沉沉。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2个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这就是中国,这就是造假的国度,这就是骗子横行如入无人之境的世界。

访客的头像

令人恶心.比韩寒更可恶.韩寒还写博客供广大读者免费阅读呢.蒋方舟干嘛了?死丫头,装纯的坏蛋.

访客的头像

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年写出的哪些重大社会问题、同性恋等内容,我就不相信审稿的人就看不出问题。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