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赛篇 从加藤嘉一的造假和冯玮为他的辩护散发开去最后联到倒韩 by 吕辰培

序:为了对的起厂衣 我这个霸气侧漏的新笔名,本篇写的相对严肃,或许还有点犯禁。此文也向另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JOSE SARAMAGO 的{盲目} 致敬。  可能是我看的译本关系,其实看不太懂他的书。不过,从故事大纲来说,眼盲其实寓意着心盲,而书中的一切灾难,也可以预见。

第一章 归流

加藤嘉一 从被《周刊文春》揭发造假后立马道歉,这几天引起的一些热议论,这其中细节限于篇幅也不是我本篇的主题,就略过了。这事让我想首先想到的是著名在华加拿大人“大山”。 其实,加藤在中国热起来,固然有自身炒作原因, 但是在亚洲各国从贫穷到富裕的崛起过程中,这种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事一直发生。 在改革开放之初,一个白皮肤的加拿大人来中国学相声,(虽然我觉的他相声功力很差),本身就是一件吸引眼球的事,在落后封闭刚转到改革开放之初,出现这样一个洋和尚来中国取经,的确给因为极度贫穷而自卑的民族带来一份安慰。由是[大山]也在中国成为一个符号, 他如今也很商业化,为学习英语的商品代言。这么个流程后发国家都经历过,刚开始就算来中国的老外是外国的最失意者, 归国的侨胞哪怕在海外只是在中餐厅洗碗的,民众们依然对他们奉若神明。随着社会发展差距缩小,回国的人层次越来越高,从在国外混不下去的,到精英海归,到如今在中国说流利汉语的雅利安人在中国卖赚不到两欧元的一杯咖啡给新富国人遍地都是, 我们却习以为常了。加藤嘉一,无非就是第一个(或者第一个比较高调) 用中文直接评论中国时政经济的日本人而已。日本的中国通不少,对中国历史研究的专家更是可以直接和国内历史学家PK,而议论中国时政的日本人也不少(一般用日语在日本发表),但是象加藤这样用中文在中国议论时事的日本人也就成为第一个吃蟹人。由于历史情节和中日关系,加藤成为一个如“大山“那样的明星也就不奇怪,不用过多怪责媒体炒作。至于他的起点带有一点欺骗成份,的确是值得质疑和谴责的。但这是资本主义经济高速发展之下,社会的种种病态和畸形现象,由于信息的流通不畅,伴随着这种不诚信行为一直存在的,过于把加藤事件归罪到”有中国特色的不诚信土壤“ 有点拔高了。

其实,加藤的祖国日本在战败后到经济崛起中,一样出现过形形色色的“加藤嘉一“。 从松本清张报告文学{日本的黑雾},森村城一的推理小说[人间证明]等日本文学,我们可以知道,战后初期的日本,一个在美国一无所有的黑人,也可以在日本得到最优秀女性的”爱“,一个白人在日本说几句日文就能让日本人惊为天人。在日本经济崛起后,日本小到个人,大到政府社会都对这个过去的这份历史存在着一种耻辱感, 在这些推理大师笔下,这种耻辱感足以驱使人们去谋杀自己的亲生骨肉来掩盖。 现在当红的日本作家东野归吾推理名作[杀人之门] 也不缺乏对日本战后那个时代,社会经济高速发展下,形形色钻漏洞的骗术的深刻描写。 其实,东野笔下的仓持修 和现实中的加藤嘉一也没啥两样。加藤是自我拔高了,要说一个日本人放弃已经考进亚洲第一学府日本的哈佛之称的东京大学,跑来中国念这个在校长周其凤带领下,正在从二流往三流进军的北京大学。这个人肯定是骗子。(傻子是考不进东大的)。中国人当时没有深究,和中国人当时没有深究大山有什么资格来中国学相声, 日本人当初不深究那些美国人在美国是不是穷鬼一样,乃社会高速发展信息不畅所至。

第二章 重塑

欺骗在世界任何国家都会发生,关键是被揭发后的社会反应,从加藤第一时间道歉可以看出,在发展业已成熟的日本社会, 诚信是有形资产,加藤的快速道歉(先在日本,后在中国) 那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考虑。 而日本为什么会向诚信社会靠拢呢?正如南韩和台湾在发展完经济后,一样开始这一进化, 要知道以前南韩人是专赚日本游客钱的,而台湾侯总的表中劳斯莱斯,劳斯丹顿手表可没少在台湾进而在中国发扬光大。 一是因为经济成熟,法制完善到一定地步,诚信带来的利益(持续的回头高消费)比欺诈(一次的超高收费)更多。

二,那也是因为整个社会对过去的历史反思而不回避,从过去的错误的吸取教训,不害怕否定过去,进而否定当下,松本清张能在日本成为主流,那是代表整个社会认可这种反思,虽然松本,森村写的是掩盖的故事, 但是从故事中揭露批判掩盖的文章收到社会接受和欢迎,却反映了现实日本社会的价值取向。那就是反对掩盖,支持直面。只有这样的社会才会进一步向诚信社会迈进。

第三重 疑惑

所以,我就对冯玮教授那番为一个已道歉者的辩护觉得疑惑了, 人家当事人都不出来说,“我虽然骗了,但是我后来的评论文章还是有价值的“。反而说要改过,争取人的信任。

我们堂堂一个一本大学的大教授, 怎么说出这种歪理呢。具体批判文章写的人也够多了,读张鹤慈的长微博 (11-6日表9:15)也可以。为什么在当下的中国,竟然会出现肯定现状大于反思的价值观取向呢?要知道,冯教授的观点并不孤立。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这种言论的出现呢?

第四章 解疑

我认为,出现加藤嘉一这样的骗子事件,一点都不可悲。 大范围出现冯玮这样的言论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 想深一层,这的确又和我们生活中的最切身的一件事息息相关。 不是吗? 自打89年敏感事件后, 整个国家都陷入冯玮教授这样的逻辑。 这个体制,不断用经济发展,物质科技进步来企图反证当初敏感事件是合理的,以求取得执政的合法性。 这逻辑和冯教授的不能因为当初“。。。。  ”,而否定现在的“。。。。“ 的逻辑潜台词是一致的, 没错,建国以来的确发生了很多倒行逆施的事, 可是体制执政党基本还是(从大方向来说)直面错误的,第一任胡书记的平反冤假错案,几乎把建国后除土改以外从三反午反到文革的错误都纠正了。虽然在执行过程中还是有不完善的地方, 但是在大范围来说,在89年前,执政体制还是敢直面,反思和否定过去的错误而继续前进的。 虽然生活清苦,当时整个中国却没有笼罩在一个巨大的谎言当中。 可是自89年以后,整个中国却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下前进,从执政者开始到现在大部分人,都假装那事不再存在,只要经济民生向好,一切都是对的,可是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不能直面反思, 只能造成国家民族国格人格的分裂。造成今天不能因为过去”;;;;“ 而否定现在”;;;;“这样一种,故意把本不相联的事情用伪逻辑关联起来的荒谬论调,渗透于象冯玮这样的大学教授意识中。其实,这就是一种‘心盲’, 这种心盲根植在国人心中。 过去二十年来,体制不断灌输”THE END JUSTIFY THE MEAN” ,以至很多人竟然相信了,甚至反对体制的人,也大范围的相信这一个观点。 从而失去了对每一次每一个手段独立判断的价值观。 错误的把结果或者他们以为可以带来他们所希望的结果的手段正当化。 而恰恰是这种唯结果主导的价值观判断获得了大部分国人的认可,才是危险的。官亲成为了巨商,骗子成为了成功人士,只要今天的话语正确,就可以忽视过去了?这是一种“心盲”,这种大范围的国人“心盲”才是真正的“中国特色”的骗子土壤。

第五章 原点

很抱歉这篇文章最后还是扯到了韩寒,因为加藤嘉一曾被称为日本版韩寒,自然加藤事件也让人联系到了韩寒的代笔门.从质疑之处到今天许多人的沉默,许多人还是抱着前述同样的价值观,而不肯在韩寒事件上发声,或者回避韩寒当初的疑点而只肯定韩寒博客的当下价值。当然人们有沉默的自由,言论的自由,我也只有批判的自由。

韩寒的起点,一样有绕不过去的事。让我退一万步,假设我能接受韩寒当初只是吹牛,三重门韩仁均不是最后一刻才看到的,而是一开始就深度指导韩寒写作的。那么现在这些证据只能说是韩寒当初说了大话(没父亲指导),而不是代笔。 又假如我能接受,韩寒现在这些博客都是他写的,不过有个编辑修改韩寒那忽高忽低的语法。那么让我们回到起点,看韩寒赖以成名的第一届新概念大赛,一个涉及可以涉及大学特招的,一场本应公开公正的作文比赛。 从其他缺席复赛上海参赛者没有复赛资格,到韩寒没有公证人的复赛。从一张考卷上有两种墨迹两种笔迹,到只有林青一个目睹韩寒作文过程(这也存疑,新民晚报记者沈嘉禄说,林青没监考韩寒,而唯一被大家认为亲眼看着韩寒写作的林青,又死活不肯出来证明韩寒清白)。从说不清楚的考试时间缺席颁奖照片,到诡异的B组C组排版。韩寒的获奖过程从程序公正角度来说是充满了问题。这样的起点, 不能把自己的起点说清楚,不能证明自己的起点是公正公平无欺诈的。绕开回避了新概念大赛,韩寒现在一切的(指在文学上时政上,赛车不管)博客的正面价值其实都是毫无意义的。正如今天中国的一切经济成就,依然需要回归23年前的那个原点, 不能直面这个原点,今天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所以我从不关心斯巴达,他们不过是继续用肯定当下就是肯定过去的伪逻辑开个会而已,不反思原点,这个会最终都难以有寸进.

结尾

这篇文章没有结尾,因为事情还没结束。 下一篇探讨一下,如何给新概念正本清源。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be7eb01019adr.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5个评价)

评论

89年国家处理暴乱完全是正确和正义的

访客的头像

89年国家处理暴乱完全是正确和正义的,你只要看一看那些所谓学生领袖拿着群众的捐款在饭店大吃大喝的视频就什么都明白了。

有人说那叫镇压,那么我要告诉你,对付那些违反法律、扰乱治安、打砸抢烧、甚至活活烧死手无寸铁前来维持秩序的解放军战士的暴徒,就得镇压,当年解放军对付那些暴徒是太客气了,开始都是徒手维持秩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味耐心劝说,直到暴徒烧死了几十个战士才开枪击毙了正在杀人的罪犯,有人说解放军上来就开枪扫射,要是真上来就扫射,还轮得到你浇汽油?要是在美国,还能等你丫防火烧人?早一梭子把你丫扫死了。

本文作者要回归23年前的原点,这很好,历史确实需要经常回归,以免忘却,忘却历史就无法进步,但有一点你必须注意,回归一定要回归真实历史,不要象韩骗那样吹、蒙、骗!

另外,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实,很多今天力挺韩骗的“民主公知”,就是当年参与过错误的“学生运动”的同学,不能直面和反省当年的错误,就是导致今天不知廉耻为骗子张目的病根!

这位网友,我们这里所谈的正是有关”真相“的问题

访客的头像

这位网友,我们这里所谈的正是有关”真相“的问题。关于89年的事,无论是楼主的议论也好,还是你的反对也好,都需要”真相“做支撑。如果真相是”镇压“,那我们当然要支持楼主;如果真相是”暴乱“,那当然要支持你。所以,观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到底有没有直面真理、追求真相的勇气。倒韩的意义,正在这里。谢谢你的支持。唐吉珂德

我88年读的清华,89年的事情作为一个积极学生全程参加了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我88年读的清华,89年的事情作为一个积极学生全程参加了,并且参与得挺深,了解比较全面。
我基本同意你的话,但我不认为国家的处理完全正确。过错双方都有,问题没那么简单。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后来政府方面就干脆啥也不说了。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89年解放军开枪是真的

访客的头像

89年解放军开枪是真的,在开枪前手无寸铁的解放军被烧死也是真的,前者的视频在美国被播放了,后者的视频在中国被播放了,前者的视频在中国没有被播放,后者的视频在美国也没有被播放,为什么中国不播放前者的视频,为什么美国不播放后者的视频,原因世人皆知。

中国虽然没有播放前者的视频,但也没有否认,平心而论,这等于已经将真相公开,真相已经很彰,不存在欲盖弥彰,面对打砸烧杀的暴徒,任何国家和政府都会开枪,不想播放显示自己暴力的镜头,哪怕这种暴力是正当的也不想播放,任何国家和政府都是这样,美国也是这样的,虽然中国应该以比美国更高的要求来要求自己,但这也得有个过程,现在暂时先做到和美国一样的标准也可以了,大家凭良心说是不是。

总之,23年前是暴乱有视频为证,毫无疑问,当年解放军开枪镇压暴乱正当合理,也有视频为证,这点连当年暴跳如雷的美国政府也默认了,现在也不再和中国政府提那档子事了。

有些当年参加过游行的同学觉得自己被镇压了,不平衡,不服气,这点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你因为自己心理不平衡就无视事件的前因后果,只看到解放军开枪,不看到暴徒杀人,那就不是正确的历史观,这种错误的思维模式不改变,就算你在倒韩,也无法彻底铲除你心中容易产生虚伪和虚假的那种土壤,如果这个社会上大部分人的心中都有这种土壤,那么这个社会还会不断产生韩二这样的无赖和骗子。

此文写的不错,但遗憾的是,有画蛇添足的地方。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此文写的不错,但遗憾的是,有画蛇添足的地方。
89的事情我全程参与了,我是比较了解实事实情况的。
作者由于不了解,所以指向了89的事情,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本来想转这篇文章推广的,但后来想想算了。不是怕政治风险,我做为89的参与者,还有啥好怕的,我是怕误导他人。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难得的好文!

访客的头像

难得的好文!

那些质疑主贴的人,连基本道义都不懂,无论何种原因,政府怎么可以动用军队镇压学生市民?军队是对外过作战的,不是来杀自己老百姓的,这样的基本是非度不分,如何打韩骗子?

难得的好文!

访客的头像

难得的好文!

那些质疑主贴的人,连基本道义都不懂,无论何种原因,政府怎么可以动用军队镇压学生市民?军队是对外过作战的,不是来杀自己老百姓的,这样的基本是非都不分,如何打韩骗子?

基本道义是你定的?就你懂?学生市民就那么简单定义么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基本道义是你定的?就你懂?学生市民就那么简单定义么?什么叫老百姓?那毒贩子算不算老百姓?那军队救灾也是越界了?就你这样的智商。。。

再说了,这和打假扯的上什么关系么?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首先,军队的作用不仅是对外作战,也要负责对内治安建设

访客的头像

首先,军队的作用不仅是对外作战,也要负责对内治安建设。军队对内治安的功能即使在英美等国,都是完全合法的事情,因为不镇压暴徒,损害最大的普通百姓的安全利益,从洛杉矶暴乱、镇压反越战活动、卡特莱纳飓风到去年的伦敦暴乱,哪一次不是依靠军队镇压?其规模也大都比六四时大。如果政府在暴乱的时候不维持治安,让那些暴徒打着自由的旗帜去杀人放火,那这个政府就等着倒台,不管是民主还是专制政府。杀人犯也是老百姓,强奸犯也是老百姓,用简单的小概念套大概念,这是非常荒谬的逻辑。

再次,事件中动用军队完全没必要,虽然军队最初执行的是不开枪的指令,但是事态的发展是很难预料的。政府显然也知道理亏,因此长时间来对此事件沉默。另外还有一个现实的制约因素,那就是当时国内还没有防暴警察,面对较大规模的动乱,只能出动军队。

至于事件的责任,当时的几个作秀的学生领袖和政府都要应当承受一半。受伤害的是不幸遇难的学生及其家庭,这些学生值得我们纪念,也应该由政府平反并赔偿。当初忽悠学生们坚持到底,自己却率先出逃的几个学生“领秀”,也早在海外臭了大街,独轮运的名号不是白起的。

最后,这个事件对当今最大的启示就是不要轻信“伪公知”们的话,流氓和骗子最擅长高喊民主自由的口号。真正有民主自由信念的人,在生活中首先应该是尊重他人、平等待人,既不会给别人强行灌输民主自由的口号,也不会用谎言去忽悠大众为自己卖命。

我可以说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我可以说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作为当时的积极参与者,虽然算不上学生领袖吧,但我参与的事情够多了,而且很多时候都走在了第一线,也起到了一些领导的作用。我没想要别人做炮灰,但我也没能阻止。后来回想起来,想起那些受害者,虽然不是自己直接导致的,但多少有些负罪感。

如果你愿意,我想和你有更多的交流。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其实我不过是一个晚辈:) 并没有参加过或目睹过那个事件

访客的头像

其实我不过是一个晚辈:) 并没有参加过或目睹过那个事件,但是从我这些年在国外论坛各方人士的证据来看,我相信绝大部分学生都只是出于一腔热情、为了让国家更好的目的而去参加活动,也不会参与暴乱和攻击军人;绝大部分军人(包括军队各级领导人)本就是人民大众的子弟兵,也同样是为了维护国家稳定执行自己的任务,不会吃着没事干去开枪杀人。但事情往往就坏在几颗老鼠屎上。一些社会流氓很容易就借着学生活动去搞暴乱,谣言和暴力冲突让群体事件失控。从现在能搜集到的国内外各种报道来看,当初首先攻击军人的事件可能是由某些机构(来自国外组织的可能性很大)刻意组织的。无论如何,死去的学生和军人都很冤,从目前维持社会经济发展的现状来看,政府应该还会在今后很长时间里对此保持沉默,国内大部分民众也都忙着赚钱,早就对此事件了无兴趣了。历史毕竟逝去,以史为鉴才是最重要的。

看了所有的评论,觉得基本上都是理性的、凭良心讲道理的

访客的头像

看了所有的评论,觉得基本上都是理性的、凭良心讲道理的。那场悲剧开始是充满爱国心的学生游行要求整治腐败、深化改革,本来内容和方式都不错,可是后来渐渐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公知和国外反华势力利用,运动的方向和方式都出现了偏差。当时的学生们确有一腔爱国热情,但经验和辨识能力比较欠缺,大部分同学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别人利用,少部分意识到了,但没有能力阻止和扭转方向的偏差。

政府在处理整个事件中基本是正确和得当的,但确实也有经验不足,导致出现杀人放火等恶性事件后处理显得急躁,但从当时来看,政府能做到这样也无可厚非了。正如有评论说的,当时连防暴警察的编制都没有,所以有什么情况都是动用军队,而且诸如催泪弹、防暴盾牌等装备都没有,面对暴徒只能开枪。事后中国渐渐完善了武警、特警等编制,添置了先进的装备,现在如果出现当年的情况,政府处置的手段和能力都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是从一穷二白的落后状态一路通过改革开放慢慢进步过来的,路程坎坷,当中出现一些细节上的毛糙,大家要理解,毕竟国家在总的方向和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出错,如果当年解放军不开枪,那就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出错了!

有位网友评论说什么政府怎么可以动用军队杀老百姓,还扯到了基本道义,这位网友我只能说你是又傻又冲,首先解放军没有杀老百姓,解放军打死的是杀人放火的暴徒,如果有些学生和市民被误打了,那么这些学生和市民要负主要责任,因为政府事先已经多次劝告大家不要再继续上街,请问,在美国你想游行是不是也要先得到政府许可呢?如果美国政府不同意你游行你在美国大街上能游行吗?再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觉得这个政府的话不值得你听,你偏要继续上街,那么,当你身边的暴徒在杀人放火了,你还不赶紧离开,还在跟着起哄,那时候解放军的子弹打过来打到你了你凭良心说你怨谁!

你凭良心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是不是这个道义!

民主只是一种政体,而不是终极目标,也不是政策全部

访客的头像

民主只是一种政体,而不是终极目标,也不是政策全部。蒙古人是否有尊严,大概也只出现在公知们口中,现实的蒙古仍然腐败盛行,经济落后。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是印度,连最基本的阶层平等都无法做到,更谈不上尊严了。而菲律宾和墨西哥这两个照搬美国民主政体的国家也是失败的典型。而中国也远谈不上没有民主,基层农村干部就是直选的,人大代表等都是民选的,问题是实现的效果不佳,即便是中央常委决策,也照样是搞民主投票,并没有哪一个人可以完全独裁。毛时代,大部分中国的穷人都有极高的尊严感,但是无法改变生活贫困的现实。

空谈民主,就和当年空谈共产主义一样,百害而无一利。期待普选一个总统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想法,则是完全的政治和经济的无知。

说别人无知者 自己往往就无知 农村基层假如是直选

访客的头像

说别人无知者 自己往往就无知 农村基层假如是直选 还有乌坎事件吗 直选只是走过场  都是先被上一级提名的  提两 三位必须在那里面选 而且基本都是终身制 至于人大代表的名字 一辈子听都没听过 选人大代表 都是村长喊开会 让所有家大人去 集体把选票上签上某人名字 跟老百姓有毛的关系 反正自己的主意是不可理喻的 老百姓当然淡漠了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