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点篇 只有公平的比赛才是长远的永恒的 by 吕辰培

赛点篇  只有公平的比赛才是长远的永恒的 论雅典的民主和斯巴达的多元首国王制

前言:                                                                            

因为话题敏感的原因,本文用了一种创新的历史寓意体。 这篇文章写给所有都在思考中国前进之路的朋友,最后,连带到韩寒现象的一些看法。希望这篇能赶的上天涯倒韩9000楼抢楼。

正文

当后世的历史学家看到公元前2012 年的11月上旬。这是一段值得历史学家好好研究的日子。 希腊两个最大的军事经济政治体系雅典和斯巴达在相差一天举行大选和大会,

11月7日雅典的民主大选落幕,雅典的公民选出了雅典未来四年的城总统。11月8日斯巴达开幕为期七天的城邦大会,也会选出未来五年领导这个城市的城主席。

历史学家发现,斯巴达的领导人比雅典的更胜任,四年后,斯巴达人会活的更幸福,雅典人的选择是错误的,四年后雅典民生依然没有改善。(按:这只是作者的一种架空历史,当然两个城邦的未来也可能和这假设相反。可能,两个城邦都变的繁荣安定。)

可是,即使斯巴达未来领导人比雅典的未来领导人优秀,史料告诉学者们看到四年过后,斯巴达的确是更好了。但是从历史学家的角度,即使知道斯巴达未来的领导人做的比雅典的领导人更好,也认为雅典的大选代表当时人类更进步的社会和更向往的制度,为什么?

后世的学者认为,雅典大选开选前虽然也有预测和民调统计,可是结果却是未知的,而从这个从未知到知的过程既透明,公平而公正(或许并不完美),并且获得了大部分城邦公民的参与。

对比斯巴达的大会没开始,斯巴达人就大部分都被告知谁会是斯巴达未来五年的领导人,然而,这个领导人的出台别说让大部分公民参与,公正公平,就连起码的过程透明也没有。就算是事不关己的希腊其他城邦,看到也只是一群人走进一个黑箱子然后一个人走了出来。即使抱着纯娱乐角度,后者的操作也是极其无聊和不吸引人的。历史学家认为,人类所追求的进步是从第一步把这个箱子变透明,只有透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进步。至于黑箱子里搞出了一个适合领导斯巴达这座城池的领导人,这只是一种历史的巧合而不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后世的学者们认为,政策的对错和领导人是民选还是根据某种考核标准定出来的,没有关系。

是凯恩斯的政府万能还是海耶克的政府不作为,是马克思的劳动者全面分配,还是史密斯的市场无形之手,这是一个理念的选择,没有绝对的对错,也和民主没有关系。政府领导人选对了经济理念只是进步的一种,历史学家从史料里研究的是更深层次的进步,虽然不能保证结果,假如过程透明而公正,长远来说这种进步带给人类文明更大的精神上进步。即使这位领导人选择了错误的经济政策,影响了未来五年的民生。历史学家会依然觉的这是一种进步。非常可惜这次在斯巴达城邦里,没有出现这种进步。对斯巴达文明来说,这无疑是一种遗憾。雅典的城总统在获胜以后说出了很多鼓舞人心的话,其中他说:‘争议而和对立观点,在政治上是永恒存在的,关键在于知道并面对这些,而不是妖魔化政治上的争议和对立。一场全体公民参与的透明公开公正政治选举是团结一个城邦最好的方法。" 这个论点颇为后世的历史学者所推许。

历史故事讲完了。

很抱歉接下来的事又扯到韩寒了。

很多有自认为思想的公民们,寄改变现状的希望于一名叫韩寒的思想领袖,他们纷纷认为这位据说是城邦里最快的马车夫,同时也是领导城邦人民进步的大思想家。而韩寒也愿意以一个臭思想家面目出现,批评城邦体制的各种问题,甚至还嚷着要更透明公开公正。

我想追求过程的透明公开公正,是每一个思考中国如何前进的人所共同追求的。韩寒也不例外,让我这个当了半年韩黑的人,退十万步。假设,韩寒是冤枉的,没有代笔。 那么让一切回到原点, 韩寒出道的第一界新概念大赛上。这界让他成名和出道的大赛在韩寒这件事上有没有做到透明公开公正呢?

让我们看看一下几个事实

1.       够资格进入复赛的上海本地学生中,有三名缺考,被判取消资格。唯独韩寒无故错过复赛获得单独补考机会

2.       所有参加复赛的考生都有公证人在场督考,评分。 韩寒补考没有公证人。

3.       韩寒复赛的考卷上,出现了两种笔迹,两款墨水

4.       所有当事人在最关键的监考部分说词都不同。最后以吃饭做理由把监考一事推给林青。可是新民晚报采访记者沈嘉禄表示林青没有监考。而唯一可以证明韩寒考试的林青,又死活不肯出来为韩寒证明。

5.       在后来的传纪种,韩寒在得奖当天考试,自述当天获得奖状奖杯,可是得奖合影照片却没他

6.       在当时印的得奖名单中,韩寒被“诡异”的印在不需要参加补考的C组。

这能说是一场透明的公开公正的能让大家信服的比赛结果吗? 十四届新概念大赛,还能找得出像韩寒这样集那么多巧合于一身的一等奖获得者吗?我想正常人都不能认为。

好吧,就当命运之神捉弄着这位未来的中国精神领袖,这一切都是巧合,韩寒和韩寒的支持者们,你们别怨质疑派,造化弄人,这些巧合业已事实,在面对质疑的时候,如何让人信服当年的韩寒是真材实料的?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复原一次当众写作的才华,现代技术进步,只需四面玻璃,一台不能上网的电脑,不带手机,视频网站现场直播,请方舟子线上即时出题(假如挺韩的接受不了方舟子,找其他有公信力的人也可以, 比如莫言)。 韩寒这样写一个短篇,用不了一天吧。

就这么简单,就可以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KO掉方舟子和我们这些质疑派。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么做有比KO我们这些质疑派更高尚的意义。

韩寒,因为这次质疑,所有在新概念大赛获奖的朋友他们得奖的含金量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些阴影不是我们质疑派蒙的,而是这些诡异的巧合蒙的。

因为这次质疑,巴金他老人家创办的[萌芽],萌芽的所有员工,新概念的主办者,赵长天,李其纲,胡时蔚,方方,叶兆言等都蒙上了参与作弊,有违考试公平的污点,这些污点不是我们质疑派污的,而是你那些该死的巧合造成的

因为这次质疑,很多在中国舆论上有影响力的人的公信力,收到了严重的伤害,这些不是质疑派闹的, 而是在支持韩寒的过程中,被韩寒一个又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矛盾闹的的。

韩寒经常说,看完了CTCC的赛车规则,就会明白这不是山寨比赛。 韩寒在乎为他的赛车,为那些一起和他比赛的车手们正名。 新概念大赛没有规则? 韩寒倒不在乎那许多人因为现在这样子的无法说清名誉受损?所有比赛只有规则清楚,过程公开公正透明。那么实力就必然能够证实, 赛车如此,文学写作比赛一样可以。 

诚然,即使今天当众写的出一篇文章,也不能证明13年没作弊,但这多少释怀了很多人的心结。即13年前韩寒可以当着人面前做一次,十三年后一样可以。这多少增加了当年那些是巧合不是作弊证据的说服力。

有韩粉说,这不公平,写作有起伏,万一写出一篇不好的,那么即使是好人,岂不自证其罪了。这个和赛车一样好解决,多写几场就可以,发挥的平均实力总是可以,何况新概念一锤定音的压力更大,现在名成利就放松心情的自证才华的写作,连写几篇,发挥失常的那篇不算也不要紧,分三天写三篇,看好的两篇总没是合理的吧。

很多韩粉说,这不公平,叫一个人考13年前的高考,还能考出当年的分吗?我想驳斥的是,本来新概念就不是应试作文考试,考的就是写作才华,这不是说韩寒13年前考过后,这13年只是赛车一篇文章都没写过,我们去考他,而是13年前考过后,13年内一个笔耕耘不辍的作家。一个前几天还发表了【春平,我做到了】短篇的作家。据说这篇文章他是当着独唱团的成员写出来的,现在要他再当众写一次很难吗?验证非应试套题的写作才华,和考13年前的高考数学题没有可比性。

又有的韩粉说,没有用的,即使韩寒写出了一篇文章, 方舟子也会说写的不好,没代笔水平就差,方舟子不会认输。 我想说,公道自在人心。我不能代表其他人,我只能说,假如韩寒能当众写出【春平,我做到了】这样水平的文章,我立刻登报道歉,退出质疑,去书店买齐所有韩寒的书以表示支持和鼓励。

还有韩粉说这种自证清白是一种羞辱,虽然我不这么认为,但是姑且当有这么一点点,

我想说的是韩寒这么做不是为质疑派而做, 而是为新概念每一位得奖者的名誉, 为每一位挺他认为他代表中国进步力量的公知们,为上海文坛新概念评委,那些为他为新概念背书的知名作家们,为巴金创办的这本鼓励文学创作的萌芽杂志(萌芽的工作者们也在微博上呼吁过韩寒出来再出来当众写一篇),和为那些和十三年前无关,新进萌芽却要背负13年前这个巧合阴影的萌芽工作者们。当众证明自己才华为了这些人,更是为了那些已经被认为等同脑残的韩寒粉丝们。而不是为了韩寒自己,不是为了质疑派,更不是为了方舟子。韩寒假如真的代表真善美,真的希望中国的未来更美好,那么韩寒当众自证写作才华,为十三年前你起点的那个原点正名,为千千万万支持韩寒的人正名。骄傲的说【舟子,我做到了】。为了那么多支持韩寒人的名誉,韩寒这么个忧国忧民的思想深邃而慈悲的作家,为了中国的进步,受这么一点羞辱,不正是证明了韩寒的光荣.。 

 

何况,正如这篇开头, 有时候,结果并不重要。假如达到结果的手段透明,公正而公平, 那么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终点。 因为最终的结果大家都是一样,每个人拿着自己人生的成绩表去九泉之下见自己的老祖宗。

后记:从3月4日下墙到今天,断断续续的关于韩寒写了25篇文章,受到多人的嘲笑,很多人的谩骂,也有很多人不理解,认为韩寒的真假那么小的事,在中国那么多虚假的地方,真的不算什么,怎么不去想怎么赚钱?(当然也遇到很多支持的朋友) 人各有志,韩寒喜欢做一名司机, 而我却遇到了一件我认为我值得思考的事情。韩寒花了十年时间成为了一名好司机,我也打算用十年时间,让那些嘲笑,谩骂,藐视我的话语,化作我前进的动力,把这件事梳理清楚。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倒谁黑谁,也不是为了有什么结果。而是为了留下一份记录,让后代子孙知道这件事情,知道这不是一个愚昧的时代,知道这个时代还是有人只追求过程而不追求结果。

当我们执着于每一个过程的正确,那么正确的结果是必然。 当我们为了正确结果而不择手段,我们往往离正确的结果越来越远。这句话知易行难,对谁都是(包括我)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be7eb01019d4v.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