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硬伤证明《萌芽》是作弊不是疏漏 作者:倍魄

 韩寒被质疑代笔是从2012年1月15日网友@麦田 发表文章《人造韩寒》开始,到2012年11月16日@eprom@硬壳笨蛋 等众多网友合力发现和披露了【fjfh6602博客穿帮事件】(即“韩三篇”《谈革命》一文发表在韩寒博客之前,先是发在了韩寒父亲韩仁均的博客,时间比韩寒博客发表早了41分钟。详情见http://t.cn/zjAfyYx),【fjfh6602博客穿帮事件】成了韩寒作品被人【代笔】的不可否认的证据。
  打假韩寒一直包含两个基本内容,即【代笔】和【作弊】:其小说和博客等作品代笔的证明是一个方面,而韩寒“天才”包装之始的《萌芽》首届新概念大赛【作弊】的质疑是重要的另一方面。2012年3月27日@倍魄 发现1999年第5期《萌芽》杂志上公布的首届新概念大赛一等奖名单中将韩寒排在了C组,并且获奖者合影中也没有韩寒,自此,不断搜寻韩家父子与《萌芽》赵长天、李其纲等人联手作弊的证据的努力,成为打假韩寒的一个重要方向。而上海网友@吕厂衣 一直在努力地调查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公证单位,其中包括2013年2月4日独自前往《萌芽》第十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庆典现场进行抗议和打假宣传,最终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信息,确定为上海黄浦公证处。
  2014年3月20日,@吕厂衣@司马3忌@英超老王子 先后来到上海黄浦公证处,亲眼查阅了首届新概念大赛的全部公证档案,确定在整个公证档案中都没有出现韩寒的名字。至此,距打假韩寒的第一声已经过去了795天!
  【公证档案“无韩”发现】的意义在于,它不仅以公证文书的法律效力否定了“韩寒获新概念一等奖”的虚假宣传,而且【公证档案“无韩”发现】更加充分地证明了《萌芽》官方及其主编赵长天关于“韩寒获奖”的所谓“排版错误”和“程序不严谨”的辩解都是对【作弊】事实的无耻掩盖。
  中国国家广播电台的中国之声《新闻纵横》对网友的【公证档案“无韩”发现】进行了追踪报道,记者潘毅实习记者田婧莹采访上海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得到了非常明确的答复:公证处的公证书里没有韩寒的名字。(详见央广网《上海公证处证实:首届“新概念”获奖名单没有韩寒》http://t.cn/8sGNEvL
 
 
  请注意,“新概念作文大赛”从来不是由《萌芽》杂志社单独举办的,首届新概念的主办单位共有八家,分别是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厦门大学、山东大学和《萌芽》杂志社。尽管韩寒传说中的“补考”,据说是由《萌芽》的副主编桂未明委托《萌芽》编辑李其纲出题,由《萌芽》编辑林青监考,再由李其纲当成一个传奇故事讲给《新民周刊》的记者沈嘉禄……整个过程除了《萌芽》的工作人员并无评委和公证人员见证,整个过程都是由《萌芽》单独操作,但须要明确的是,《萌芽》只占全部主办单位的1/8,对评奖程序和评奖有效性并没有单独的解释权。而上海黄浦公证处是受8家主办单位共同邀请进行的评奖过程和结果的公证,所以,公证文书的法律效力远远大于《萌芽》杂志“排版错误”的获奖名单以及《萌芽》主编和官方微博在网上的辩解的效力。
  《萌芽》在1999年第5期的第一页上公布了“萌芽版”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名单》,上面的韩寒被排进了C组。《萌芽》至今没有在杂志上对此进行过更正。只是到了2012年才在一片质疑声中辩解这是一个“排版错误”。但是《萌芽》除此之外,自己还制造了很多其他的错误,这些硬伤是无法辩解的。
  
  【硬伤一】《萌芽》绝非“排版漏掉”韩寒“补考传奇”
  首届新概念大赛颁奖是在1999年3月28日,而传说中的“韩寒补考”也是在这一天的中午。颁奖当天采访报道大赛的新民晚报记者沈嘉禄听到了《萌芽》编辑李其纲讲述的韩寒写出《杯中窥人》的过程,并且把这个传奇过程写进了报道。仅15天之后的4月12日,《新民周刊》就刊登沈嘉禄的报道《让孩子们写点真的——“新概念”苹果挑战中国语文应试作文教育》,文章这样记述了韩寒的补考过程:
  更令人惊讶的是,松江二中的韩寒同学没有收到复赛通知,杂志社的编辑就打电话联系,让他赶在颁奖大会前来补考一次。他满头大汗地来后,编辑李其纲拿了半杯水,又顺手抓起一张废纸塞进杯中:“就这个题,你写篇文章。”
  只见韩寒眉毛一扬,力透纸背地写下了标题《杯中窥人》。“我想到了人性……”
  一篇杂文一挥而就。评委们看了大吃一惊,把一等奖给了他。
 
  “通过补考拿到一等奖”,韩寒的神奇获奖过程就这样借由4月份的《新民周刊》已经名声在外了。但是,在颁奖大会结束一个多月之后面市的《萌芽》第5期上,关于韩寒的补考却只字未提,相反在《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奖揭晓》一文中却申明了“上海地区有三名考生无故缺考,被取消评奖资格”。
  韩寒在获奖名单里跑到了C组,被《萌芽》解释为“排版错误”,那么,关于“韩寒通过补考拿到一等奖”的过程的毫无交待,难道是【排版漏掉】吗?对于公证处的获奖名单里没有韩寒,《萌芽》方面对央广记者给出的解释是他们提交了补充名单,似乎暗示是由于某种意外的原因,这个(补充韩寒的)名单漏掉了。但是,《萌芽》你自己的杂志怎么也在《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奖揭晓》和《大赛花絮》两篇文章里都将补考的过程统统【漏掉】了呢?
  原因只是:韩寒获奖只是《萌芽》杂志背着众评委,背着另外七所大学主办单位而对“赛托儿”韩寒的单方面私授,是精心策划的【作弊】。韩寒根本没有进入评奖程序,当然就没有进行公证。所以,《萌芽》编辑李其纲敢对《新民周刊》编故事,却断不敢在自己的评奖报道中提及韩寒。
  
  【硬伤二】复赛绝非只是验明正身,复赛作品也得奖
  2013年2月6日,由于@吕厂衣 两天前去新概念庆典现场抗议,《萌芽》的官方微博@萌芽新概念作文 发表了长微博和博客《第N次回答对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质疑》(http://t.cn/zYtoPJK),声称“在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评委们注重的主要是初赛作品,复赛作品仅仅起一个鉴别真伪的作用,即考量初赛作品是不是出自参赛者本人之手”,但事实是,就在1999年第5期《萌芽》杂志的“C组错误”翻过两页的第4页上,《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奖揭晓》一文中写道:“复赛结束后大赛复评委分成几组,连夜对复赛试卷进行了评分。然后再综合初、复赛的成绩评定出一等奖20名,二等奖120名,入围奖192人。(上海地区有三名考生无故缺考,被取消评奖资格),获组织推荐奖的学校50名……”
 
这里,明确指出评奖是综合了初、复赛的成绩,复赛的表现水准并非可有无,而是重要到评委们“连夜打分”。因此,对“韩寒补考”不请进行公证,也不从题库里抽题,还不让《萌芽》之外的人监考,并且也不知会公证处人员,就绝非小纰漏,而是严重的违规【作弊】。
 
 
  而上海黄浦公证处公证的获奖名单上显示,江苏省无锡市一中的高三学生杨倩凭借评委打给她的五颗星而获得了A组一等奖,被排在了“萌芽版”获奖名单的第一位,而她的获奖作品正是复赛作文《缺口的苹果》!
 无论是《萌芽》自己的杂志还是公证处的公证档案,都证明了首届新概念复赛成绩不仅十分重要而且还可以直接参加评奖。而身为主办方的1/8,《萌芽》杂志却为了掩盖他们操纵韩寒【作弊】,继赵长天和李其纲在2012年撒谎之后,其官方微博在2013年还要继续撒谎,继续欺骗公众社会。
  
  【硬伤三】对外宣布一等奖20名,却只公证了19名
  1999年第5期《萌芽》杂志《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奖揭晓》一文明确记述:“复赛结束后大赛复评委分成几组,连夜对复赛试卷进行了评分。然后再综合初、复赛的成绩评定出一等奖20名,二等奖120名,入围奖192人。”这说明在评委评定好了20名一等奖时,韩寒还没有进行补考(假如这补考曾经发生过),那么按照《萌芽》2014年3月20日之前的相关人员的说法和杂志上的相关文章,我们能按照逻辑推断,提交给公证处的一等奖的名单只能有两种情况:
  ⑴公证的一等奖的20人名单里包含韩寒,且韩寒在B组,评委给韩寒初赛邮寄的作品(《求医》和《书店》)打了较高的分数,“补考验身”后,韩寒凭评委给初赛作品的打分获得一等奖;
  ⑵公证的一等奖的20人名单里不包含韩寒,由于C组(社会组)不参加复赛,也不参加现场颁奖,所以,在“萌芽版”的一等奖名单中“补考后的韩寒”应当是顶替了公证名单里的C组的一个名额。
  假如公证处的获奖名单证实是第⑴种情况,那将是对倒韩网友的巨大打击,甚至@倍魄 等网友之前对《萌芽》的质疑和抨击都会真的成了“诽谤”;假如是第⑵种情况,虽然韩寒获奖失去了法律文书的效力支持,但《萌芽》方面至少还可以狡辩说,是他们来不及替换名单,或者替换名单被莫明丢失了。
  但是@吕厂衣@司马3忌@英超老王子 等网友对公证档案的查阅证实:黄浦公证处自1999年参加历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公证至今,公证档案保存完整。1999年首届新概念大赛的公证档案共十四份文件,其包括有上海作家协会对萌芽杂志社举办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批复文件(1999-1-10);萌芽杂志社的公证项目申请书(1999-3-22);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获奖名单(1999-3-28);黄浦公证处的公证词(1999-4-2)。
  公证项目内容包括:
  现场考试题目;
  拟定录取A组一等奖十四名;B组一等奖五名;C组一等奖一名;(共20名)
  组委会评审结果;
  获奖名单内容:实际录取A组一等奖十四名;B组一等奖四名;C组一等奖一名;(共19名);
  评奖方式为:由10位评委对每篇参赛作品无记名投票,同意标记为五角星(其中河南省南阳市一中参赛者王越《高三与我的交易》得分最高8颗星)。
  
  公证处查询结果中没有韩寒的名字并不出乎倒韩网友的意外,但公证的一等奖名单竟然是19个人,比一直宣传的和拟定录取的20人少了一个人!这却是出人意料的!原来《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奖揭晓》一文关于“复赛结束后大赛复评委分成几组,连夜对复赛试卷进行了评分。然后再综合初、复赛的成绩评定出一等奖20名”的记述,竟也在数字上做了手脚!评委们评定出的一等奖其实是19人!
  一等奖总数预设为20人容易理解,是为了取个整数,而A组14人正好给七所联办的高校每校2个录取名额。B组一等奖经公证的获奖者比预设的5人却少了一个人!而少的这个B组恰恰是韩寒应当所在的组,而“萌芽版”获奖名单发生“排版错误”的恰恰也是韩寒!
  除了《萌芽》想瞒天过海,把剩余的一个一等奖名额偷偷送给韩寒,没有其它说得通的解释。如果不是如此,《萌芽》杂志会大大方方地在《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奖揭晓》和《大赛花絮》中描述破格录取韩寒的经过,甚至以大肆宣传来表现“新概念”的“求新”;如果不是如此,《萌芽》就断然不会安排韩寒父亲的老校友李其纲友给本来就缺考复赛又被“重点怀疑”的韩寒出题;如果不是如此,《萌芽》就应当安排评委面试韩寒,主动找公证处见证韩寒的补考,至少要知会公证处有“破格补考”这回事。
  但事实是,《萌芽》非但没有那样做,赵长天还在2012年2月底接受网易娱乐的视频采访时(网易视频:赵长天回应韩寒“新概念”复赛疑点http://v.163.com/zixun/V7OVV1GV0/V7QGE78MM.html 《赵长天谈韩寒进第一届新概念大赛复赛有没有违规》http://ent.163.com/12/0229/08/7RDR8VL500031H2L_2.html),撒谎说韩寒来“补考”的时候,“当时公证处的人已经走了,因为公证处的人是我们请来的,他们只有两个时间会在,一个是出题的时候,还有一个就是决定评奖的时候,评奖名单决定结束了以后公证处的人就走了”。
三硬伤证明《萌芽》是作弊不是疏漏
  但是,上海黄浦公证处却在首届新概念大赛15年之后终于证实:
  ⑴公证人员对大赛的程序进行了公证;
  ⑵对现场考试的题目做了公证(三个考题);
  ⑶对大赛组委会最终提交的获奖者名单进行了审核与公证;
  ⑷大赛颁奖仪式上公证处代表对获奖情况发表了公证词;
  ⑸公证人员在获奖者合影的时候才离开会场;
  ⑹公证处没有对另外参赛者单独做过公证;
  ⑺直至首届新概念大赛结束后的第五天,公证处向萌芽杂志社提交公证材料时,也未接到萌芽方面任何关于补充获奖者的申请。
  可见,赵长天说的“评奖名单决定结束了以后公证处的人就走了”与事实不符。在获奖者合影之前,《萌芽》方面还有机会向公证处说明韩寒补考的事情,而据《儿子韩寒》记述,那时韩寒父子也在现场,韩寒这个“天才”有机会面对公证人员的检验。甚至,颁奖的5天之后黄浦公证处向《萌芽》杂志社提交公证材料时,《萌芽》还有机会弥补他们的“忙中疏漏”,可惜,这个被辩解的“疏漏”拖延了15年都未做弥补,终于成了无论如何都补不上的谎言与作弊的【漏洞】。
  
  倒韩网友并没有就此收手!@司马3忌@英超老王子 等网友继续在用法律诉讼与信访的形式逼迫《萌芽》公开他们保存的首届新概念大赛的评奖档案。
  我们甚至可以相当肯定地断言:在大赛的初评委筛选出的355份入围作品中,署名“韩寒”的作品《求医》和《书店》要么根本没有入围10位评委打星评选的阶段,要么得星数目是4星或者4星以下!
  假若不是韩寒父亲韩仁均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假若不是在评委和《萌芽》编辑中有众多韩仁均的校友同学,假若不是韩仁均1999年时已经在上海文化圈打拼多年,假若韩寒不是《萌芽》为了让新概念大赛能一炮打响而找来的赛托儿,假若不是《儿子韩寒》第62页韩仁均迫不及待地披露“补考当天”胡玮莳和赵长天就知道了韩寒写了部长篇小说,那么,根本没有韩寒被人提议给个“补考机会”的可能。即使这个所谓的“破格补考”终归是一场作弊,是一次精心的策划中的凭空虚构,起码也该有个虚构的基底吧?
  可惜,我们收集到的信息强烈地显示,韩寒父子和《萌芽》的赵长天、李其纲、胡玮莳连这点虚构的基底的不曾拥有!——所谓评委对“韩寒”初赛作品的大呼【惊艳】,其实也不过是没有评委打分支持的无耻【吹嘘】罢了!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7个评价)

评论

郑人有薪于野者,偶骇鹿,御而击之,毙之.恐人见之也

访客的头像

郑人有薪于野者,偶骇鹿,御而击之,毙之.恐人见之也,遽而藏诸隍中,覆之以蕉.不胜其喜.俄而遗其所藏之处,遂以为梦焉.顺涂而咏其事.傍人有闻者,用其言而取之.既归,告其室人曰:“向薪者梦得鹿而不知其处;吾今得之,彼直真梦矣.”室人曰:“若将是梦见薪者之得鹿邪?讵有薪者邪?今真得鹿,是若之梦真邪?”夫曰:“吾据得鹿,何用知彼梦我梦邪?” 薪者之归,不厌失鹿.其夜真梦藏之之处,又梦得之之主.爽旦,案所梦而寻得之.遂讼而争之,归之士师.士师曰:“若初真得鹿,妄谓之梦;真梦得鹿,妄谓之实.彼真取若鹿,而与若争鹿.室人又谓梦仞人鹿,无人得鹿.今据有此鹿,请二分之.”以闻郑君.郑君曰:“嘻!士师将复梦分人鹿乎?”访之国相.国相曰: “梦与不梦,臣所不能辨也.欲辨觉梦,唯黄帝孔丘.今亡黄帝孔丘,孰辨之哉?且恂士师之言可也.”

上海人,所谓的“中国第一大都市”的市民或公民们

访客的头像

上海人,所谓的“中国第一大都市”的市民或公民们,应当自己站出来对世界做一个交待!否则,韩2和《荫芽》的这桩事,必定成为上海人子孙后代的一件奇耻大辱!上海人,以及所有在上海举办的活动,都和造假摆脱不了嫌疑!

我期待,我关注上海市民或公民自己来澄清韩2的事情!否则,上海人的形象,在我内心是彻底毁掉了!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